•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毒药,解药又名淫乱堂宴

    发布时间:2020-11-10 00:00:38   


    点此下载点此打开隐藏内容继续看想到堂堂乌国的笙公主的小穴能紧成这样,「男子邪淫的摸了一把交合处的淫水,生生的捂在龙笙的嫣红小嘴,强迫她咽下去,并随后将两指压住银舌不断抽动,就像体下他不断抽动的肉棒一样!这乌国,原就是个对性事无所畏忌的国家,就连这平日里高高在上公主,也不过是一个别人操烂的货色,真没想到,这层层紧锢的骚穴能把人给爽死了去。「皇舅舅,皇舅舅,你就饶了我吧……笙儿……笙儿真的不行了」双手向头顶上绑在桌脚,任人宰割的被操弄了将近四个时辰,饶是最有经验的妓女,在这么粗壮的肉棒之下,也只能是哀哀求饶的份……大腿已是被摆弄得没有了知觉,小穴更是因为长久的插入男茎而无法合拢,大腿根处,淫水结成的雪白泡沫腐发出一种酸味,嗓子都喊哑了,却仍是无法阻止在她身上耸动的男人,怎么会这样的呢……好好的一场堂宴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了呢……每年一度的堂宴,总是与皇家有点关系的皇家成员,便会到这朝堂一宴。这皇帝没来之前,各皇族成员便各自相互敬酒,寒暄一番。不料是这天气作祟否,堂宴上的男子各个炽热难耐,纷纷将外袍脱下。恰逢前日玉公主新招了驸马,乃是南征将军的幼子,这驸马爷便携扶着新婚的妻子在从皇族成员面前来个敬酒,也小小的表示下自己的驯妻有方。轻纱披肩,这年方十五的公主,两颗硕乳随着脚步向左右不停的摆晃,饶是怎么的诱人,却不料这堂堂南征将军,在自己的儿媳向自己敬酒之时,被这两颗硕乳迷乱的眼,一把扯过娇人的玉公主便按在了案上。南征将军不顾玉公主错愕的眼神,伸手便将那轻纱做的连身裙纺撕破,一手按住她的上身,一手按在她的玉乳上不停的揉搓,用力握紧后,将乳尖挤出指缝间,用两指狠狠的一夹,便在这众目睽睽之下淫奸起自己的儿媳。乳尖上一痛,玉公主忍不住抬头娇喊一声「痛,好痛啊……」南征将军趁机用腿一拨,便将那玉公主的两条大腿向两边分开,挺身向前,隔着锦裤将自己早已粗涨的肉棒狠狠的摩擦着那肉穴,只把那公主整得哀哀直叫。岔开这两条肉白白的腿不停的乱蹭,便想将这压在自己身上奸淫的公公给蹭开了去。2南征将军原本就是个粗人,凭着自己南征北 战的功绩,让自己的幼儿进入朝廷当中,攀上了这玉公主,成了驸马,自己也能够鸡犬升天的成了皇家的人。今儿个不知道得了是什么失心疯,看着娇滴滴的儿媳,就忍不住狠狠的揉虐她,往死里捅穿她的小穴,看是不是她的外表一样,娇滴滴的不堪一击!玉公主的挣扎,让南征将军大为恼火。一手压住她一条乱蹭的大腿,一手狠狠地往她的脸上打了一巴掌,兽欲完全控制了这个男人,他的心里现在一点怜惜之心都没有。不消一会,玉公主的脸上便红肿起来,原本挽起的黑发,也因那一巴掌,打落了玉簪,凌乱的飘散开来。玉公主含泪睁睁地看着这个在她身上逞着兽欲的男人,难以置信有人居然敢打她的脸,自出生以来,从来就没有人打过她,何况是一介武夫坐升的下臣。娇弱的眼神,凌乱的发丝,因惊吓而微微颤抖的身躯,带动着那双玉乳也不停的抖颤着。原本白嫩的乳肉上,青紫的印迹,无不让这冒了火的南征将军更加兴奋。他摩挲着玉公主的涂得红艳的樱唇,来到脉搏颤抖的颈项,细细得抚摸着,手上的老茧,让玉公主微微扬起头,惊恐地望向她这公公,怕死他下一个动作就是将手掌给握紧了去。她急促的呼吸,胸前的两球抖动的幅度就加大了。南征将军眼里让这两颗玉乳的晃动给晃出了火,他睁大一双赤目,迅速地在布满青紫的两颗玉乳上连连扇动着巴掌,啪啪的响声,在朝堂上回响着。两颗原本硕大的球状物,因红肿而显得更大,更惹人爱怜了。痛,玉公主却不敢再喊出声来,甚至从那被扇动的两个乳房那传来阵阵的麻意。「哦……」她咬住下唇,忍不住娇喘一声。南征将军听到儿媳的喘声,低低的笑了,邪气地忘向这刚刚仍正经八百的公主,如今像个害怕却又忍不住想让人给上了的雏妓一样。而玉公主听到南征将军的笑声后,也忍不住羞红了脸,刚想扭过头去,却不料看到那原本扇动着双乳的巴掌沿着雪白的肚皮一路往下,「撕……」的一声,南征便将这玉公主身上唯一的襟裤给撕破。那娇嫩的小穴像朵花儿一样,裸露在空气当中。「不要……不要……」实在是忍受不了在众人面前露出这私密的地方,玉公主又不住的挣扎起来。南征将军不管玉公主的挣扎,一手按着一条玉腿,将自己的一腿屈膝上案压住

    这样的摩擦不仅麻了公主的肉埠,耻毛快速的擦扯,更是牵扯住了将军肉根处的嫩肉,这种细软痛楚不止是对那些个骚娘们有用处,对那些个男人们也是受用得狠,只见那将军越磨越利索,频频震动,使得那公主的脸亦细微地上下晃动着,这一动,公主高挺的鼻梁竟碰触到了驸马棒身和菊花的连接处……「哀……」驸马一时没个准备,竟像个娘们一般娇喊一声。但随着公主鼻尖的不住摆动摩擦,驸马像被人掐住了死穴一般,怎也止不住了那酥麻的快感。一口气缩在胸腔,差点就泄了身去……10驸马用手握住肉棒,稳了稳,「小妖精,差点让你吸了精魂去。」驸马稍稍抽出肉棒后,向下一压,「噢……好紧……」反复几下之后,便开始了急速的抽插。驸马一手稳稳的提捧着公主的脑袋,一手控制着抽动的速度,让肉棒享受着公主喉腔的收缩,「对,对,就是这样,吸气……吸……用力……」公主也在这受虐一般的性爱中找寻着快感,先是由着那将军快速地摩擦自己的阴部,不再紧紧地咬缩着下腹,更甚的是,她完全放松开腰腹处的肌肉,任由那腹内的阴液波动的快感湮灭自己。她爽快的闭上双眼,自觉地张大被驸马抽插的娇唇,即使需极力忍受着呕吐的感觉,但由喉部产生的一股压缩的快感又急速地自口腔中蔓延开来,与那腰腹内的快感融合一处,涨得那身上的毛孔都像松开了一般,「恩……「她开始不住的吸气,双手握紧驸马的跨在她脑袋两旁的大腿,头部在有限的范围内上下移动,努力地吸吮着驸马的肉棒,并不时伸舌舔弄着棒身和马眼,直爽地那驸马摇摇摆摆,更自觉得用那臀根交接处摩擦公主的鼻尖儿,追求更强烈的刺激……「爽……爽啊……再来,再来……」那驸马的喊声,阴部摩擦的「嘶嘶」声,唾液因抽插而飞溅的「噗嗤」声,还有那肉蛋拍打在公主脸上「啪啪」的声响……无不让堂宴上的人更加的沸腾。满眼望去,堂宴上各个角落,已皆是交合的身影,多是男子发狂似的强压制住身边的女子,不管身下的女子如何挣扎,不管那女子身份为何……如今也只是他们身下泄欲的一种工具。其实,在乌国,男子的地位依然胜于女子,所以皇室宗亲中,只要能与皇室沾上边的男子都可以参与堂宴,但女子,则只有那拥有皇族血脉的正统公主或郡主们,才有参宴的资格。平日里,众男子即使对各个美若天仙般的皇室女性有所淫想,确断然不敢有所行动。但今日,发狂的……错乱的……在堂宴上所有男子的心中,都只有一个声音。干……干死这群女人……让肉棒把他们的骚穴都操烂了去。「啊……」驸马低吼一声,将已经胀大得肿痛的肉棒狠狠的抽插几下后,迅速拔起,用单手紧紧的捏住龙头底端的凹陷处,隐忍住那极度想喷射的欲望,直让那龙身不住的抖动着。「唔……不要走,给我……给我啊……」口腔的空虚,更凸显了下身极致的快感,不顾头部悬空的危险,得不到解脱的公主不依不饶地伸手便握住那悬在头上的龙身和两颗胀大得如鸡蛋大小的肉蛋揉搓着,哈气舔弄这下唇,便想让那驸马将肉棒放回自己的口内,「要……我要啊……呜……」她急得都快哭起来了……驸马赶紧伸直了腰身,退后一步,「骚物,看得你爽得……」扯开一抹笑意,驸马很满意自己在公主造成的效果,用肉棒轻轻拍打下公主的面容,迅速拿开,不让那公主碰得,「忍住了,一会便让你死了去……」11「爹,把这骚货抱起来……咱俩来个双龙入洞……」驸马一边说着,一边推起公主上身,只见那将军将公主双腿夹绕在自己宽大的腰身,双手一抱……「啊……」随着公主被抱起的一个震动,在公主穴内的大肉龙又不住的插入几分。公主赶紧夹紧双腿,两手亦紧紧抱住自己公公的脖颈,以防跌落下去……公主的脑袋无力地窝在将军的肩窝,低头一看,「喝……」倒抽一口冷气,赤黑的大肉棒深深的插入自己体内,粗黑的男性耻毛如坚硬的丛草一般,自儿是如何吞下此等巨物?刚刚躺在案桌之上,不曾可细看,如今一见,此巨物撑得肚腹如隐土地龙一般,直插到心窝之地了……如此想来,公主便又忍不住得吸了吸腹……直把那巨龙又吸进几分,倒弄得那将军又有了几分疼爽了去。「斯……这骚货,刚抱稳便弄疼你公爹……夹稳了,一会也让公爹好好弄弄你……「南征将军调整一下姿势,便在那驸马的眼神指示下抱着公主走到一旁粗大的房柱边上。随着走动,将军已开始了大幅的抽插动作,只爽得那公主仰头直叫,每前进一步,那肉龙便进穴愈深,更不时搅动着腹中的淫水。让那公主不得一刻消停。待走到那柱旁,将军更就将那公主后背抵在那柱上一顿好插,那淫水一路不曾停过,一道水迹由案桌直至两淫兽的交合。「啊……公爹……公爹好猛啊……直操死你儿媳我了……」公主不住的抽着气,被震动得像要断气一般淫叫着,「受不住了,受不住了……公爹稍慢些啊……「「小骚货,瞧你浪得那样……」听到此,将军抽插得更紧,更在进入到深处时,用力钻磨一下,方抽出,再猛力插入去,如此几番,公主更是连喊叫的气力也没了……将军双手牢牢握住公主的臀瓣,突用力向两边一掰,露出了那从未被侵入过的粉嫩菊花。

    驸马看着公主紧绷着身躯,后穴也因紧张绷得紧紧了去,就连大么指仅陷入一个指节,亦感觉异常疼痛,他可不想让他的肉棒受这种罪。他低头看看那因吸入大么指而在穴口周围细微隆起如坟丘一般的皱褶圈,残忍的将食指尖利的指甲开始骚刮着那些皱褶,而陷入后穴中的大么指也开始转动,往内里更加的深入进去。公主紧咬着下唇,呜咽的抵抗着,菊花穴始终是没有放松开来。驸马紧皱眉头,放开抓住龙身的那只手,身躯贴上公主耸动的后背,然后在公主耳内吹了一口气,「公主,放开身去,就像刚刚那样,不然谁都不好受……」公主毕竟是依赖自己相公的人,听到驸马轻声哄着自己了,转头衔泪地望着驸马:「疼,好疼啊……」哼,就是让你疼了,我才能爽了去,就该是这柔弱的模样,才能让人有奸淫的乐趣。驸马此刻并不理会公主撒娇似地言语,湿滑的舌头继续舔弄着公主的耳廓,甚至将公主整个耳朵含到了嘴里,舔弄得湿滑。空出的一手向前摸去,沿着那隆起的条状痕迹按弄着,不仅让将军又是一阵猛戳,就连那公主也哀叫着放松了紧夹的双腿,还有那… …紧紧收缩的后庭……菊花穴……驸马紧咬着牙根,肉龙的胀痛让他十分不好受,他现在急需要进入的公主的后穴当中去,强暴她,奸淫她,戳烂她……驸马一手滑下至公主交合处的花穴,拈起一片花核狠狠揉搓起来,大么指也在后穴密密的抽动着,好紧,好紧,浊重的呼吸随着驸马的舔弄而喷在公主耳后,驸马粗大的肉龙也实在是忍不住得向着公主的股沟撞击着……多处的刺激又连成了一片……「恩……恩… …啊……驸马,轻点轻点呵……」公主承受不住的向后仰去,靠在了驸马的肩膀。驸马一个用力,将第二个手指亦深入到公主已松弛开来的后穴,接连戳弄……将军在前面奋力的嘶吼着,驸马再忍不了多时,在公主后穴能塞入三指并像前穴一般能泌出淫水之时,张口向公主肩脖一咬,抽出手指,窄臀紧缩,用力向前顶去……生生将那烫实的龙头塞入菊花穴内……「啊…… 」前穴的顶弄和揉搓这次并不能减缓公主的疼痛,撕裂感紧紧的绷紧公主全身的神经,只见她如遭雷击一般,高高绷直了上半身颤动着。……但不等公主稍稍喘息,驸马就将那肉头向内研磨

    【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