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妻子红杏出墙后

    发布时间:2020-02-13 00:01:17   
    本帖最后由 东嫖西赌 于  编辑

      2000年1月我被派往一乡镇挂职锻炼,同事小李开玩笑说:“你可要当心啊,别让老婆跟人跑了。”我当时很自信地一笑了之。毕竟我和妻子是由高中开始认识并一起读大学,是马拉松式的苦恋才走到一起的,况且女儿都三岁了。没有多想我就离开家到了一百五十多公里外的小镇。由于交通不便工作较忙所以经常要几个月才能回家一次,就算回来也只是休息两三又要走了,与妻的做爱自然是少了许多。日子一久我亦觉得对不起妻子,同时也对妻子多了个心眼,因为有几次回单位同事都叫我不要因工作而忽略了家,说什么有困难就向组织提出等,并且有个别同事还有点欲言又止的样子更让我心有千千疑虑。我想一定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我决定要弄个水落石出。一天当我仅回家休息了一天之后就对妻子说:“镇里有事,大约是有几个村的村民因用水而打了起来,得赶回去,你帮我收拾一下我马上走。”但是我一出家门就马上找了个地方藏了起来。到了晚上又悄悄地回到家里的楼下远远的看着。 
       
      大约到了晚上十点时,我看见一个熟识的身影我家住的那幢楼,是我的上司老黄。奇怪,这幢楼除了我他还认识什么人?就在黄上楼后不久我看见七楼我家的厅灯熄了而卧室的灯却亮了,我心头一振:难道…………想了一下我便轻轻上了楼。到了家门口,我啰嗦着拿出锁匙,慢慢打开了大门,轻手轻脚地靠近卧室。只听见老婆笑容可掬地说:“真是不好意思了,老公昨天回来只得冷落你一晚。”有一个男的声音马答:“骚货,今晚让你的后备老公我来满足你。”听得出这的确老黄,这老不死的竟然上了我老婆。这时听见我老婆碧云又说:“你这淫棍,上了人家的老婆还要说风凉话。”我从门缝往里一看,只见老黄跟我老婆都剥光了衣服,老黄正坐在床上而我老婆则跪在地上唅着他的大吊,碧云一边帮老黄吹啸一边合着双眼像好好享受。过了一会儿老黄转身跪了在床让老婆吻他肛门,我以为爱干净的老婆会拒绝,没想到她真的迎了上去伸出香舌舔老黄的肛门。又过了一会儿老黄一手把我老婆拉了上床大玩69式,不时把手伸进我老婆的骚穴,搞得她屁股乱荡,还说:“老黄亲爹,你亲得小妹的骚穴好舍服,嗯!嗯!你快点用你的大鸡巴插我的骚逼,来……小妹要……”这时老黄抱着我老婆赤裸的身体压在她上面,用他的大鸡巴一下一下地抽插本来属于我的逼。我暂时没动,一会儿就听到屋里老婆的呻吟叫床声了!“老黄亲爹你……坏死了……不能……这样……好舒服……慢点……哦……你怎么插得那么深……我快死了……”你把大卫派往乡镇就为了玩人家的老婆…你这样怎么行呢!啊……再深点……深点……”“比起你老公怎么样?”“比他……比他……”我关心起来,侧耳倾听,但听不见我老婆说什么。我的老婆的玉腿分开抬起,任那根粗大的肉棒插来插去,花瓣早就湿了。老婆和他的淫液浪水一直流到我们的大床上。那个家伙一边干着她一边用手、用舌玩着我心爱老婆又红又紫的小乳头。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