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生物原虫13

    发布时间:2020-03-19 00:01:49   
    字数:583
    13。治病?看是敏芝姐,我心里倒平静下来了,仔细看了看她,她侧靠在门框上看着我们,但是双腿却紧紧地交叉在一起,看她脸上的表情也不是愤怒,反而是一种玩味的意思。见她这样,我心下笃定了些,就在今天了!如果我的推测不错,她恐怕并没有去买东西,刚才一直就在屋里来着,否则怎么就这么巧,我跟干妈正准备再来一次的时候她出现呢!正好我还没有射,『治疗』还没完成呢!干妈没能治好,就让她女儿来嘛!干妈一开始脸上满是惊诧的表情,拉着被子紧紧地裹着身子,微微颤抖着,脸埋在我的身后,当她看到是敏芝姐时,身体的颤抖也缓解了不少,几分钟之内就恢复了平静,脸上也没有挂着相。我跟干妈对望了一眼,我对她微微一笑,眼神往敏芝姐那边一扫,干妈刚开始有些讶异,似乎不是很明白我的意思,我又笑了笑,伸手在她腰上捏了一下,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敏芝姐,此时敏芝姐脸上还是那种意味深长的笑容,干妈一下就明白了。她裹着被子下了床,也许,尽管被女儿抓了个正着,让她就这样赤身裸体的从一个男人…哦不,我还是个男生,的床上下来,还是在女儿面前,还是会有些不好意思的吧!敏芝姐瞥了我一眼,我『嘿嘿』地笑着,说道:「姐姐,咱这是治病,治病明白?」她哼了一声,看着走到她面前的干妈,干妈推了她两把,把她推到了房间外,顺手把门给带上了,紧接着就是她们住的房间门关了起来。然后我就听到她们在房间里说着什么,声音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只可惜她们住的房间是在我的房间北面那一间,隔着一个过道,实在是听不清她们的对话只感觉干妈一开始轻声说着什么,敏芝姐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两人的气氛好像还不算凝重。忽然敏芝姐大声说了一句:「哪有?我才没有!」干妈『扑哧』一声乐了,声音也略略高了一些:「你是我女儿,我还不懂?再者说了……」声音又低了下去,听不清了。敏芝姐没有答话,两人都没有说话,就这么沉默了几分钟,干妈又说道:「你自己摸摸看!」接着我就听到了像衣服掉在地上的声音。也不知道两人在干嘛,一点声音都没有,不到一分钟,又听到干妈说话,似乎是说了一句:「是不是?」同时也听到了敏芝姐若有所思的一声「嗯……」
    说完这些,又过了两分钟,她们的房门就打开了,我这边的门也打开了两个女人来到我的房门口,干妈在前,敏芝姐在后,干妈身上的被子已经不在身上了,晃着两个挺翘的奶子就进来了,来到床边就开始穿她的内衣内裤。敏芝姐并没有进来,而是站在了门口。干妈一边穿着胸罩一边看着敏芝姐,说道:「进来啊!忘了我刚才跟你说的啦?」敏芝姐朝我脸上看了看,又看了看我依旧挺立的黢黑黢黑的鸡巴,笑了笑,说道:「我还是等你出来吧!不然多别扭啊!」干妈此时已经穿好了胸罩和内裤,听了她的话说道:「你还别扭,我是你妈,有什么好别扭的!」说着她抱起了床上的衣物,「好啦!我出去穿,你进来吧!」说着在我脸上亲了一口,轻声说道:「看你的咯!」也不管我错愕的神情,她径自就出了房间,出门后还把敏芝姐一把推了进来,把门关了起来。房间里就剩下了我跟敏芝姐,别看想着应该很容易跟她上床,真到了这个时候还是有些尴尬。敏芝姐站在床尾,就这么跟我对望着,我此刻只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我的鸡巴还一直挺立着呢!我有些羞愧地伸手在床上摸着想把被子拿过来盖上,一摸才发现被子刚才被干妈带出去就没拿回来。「额……」好尴尬……我脸上一热,看敏芝姐有些想笑又不能笑,赶紧打了个哈哈:「姐姐,你有没有觉得有点冷啊?」敏芝姐『噗』一声笑了起来,道:「还以为你有什么高见,冷什么冷啊!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这还没到深秋呢!」我『嘿嘿』一笑,说道:「是是是!姐姐教训的是,那现在小弟觉得有些冷,要不……你来帮我取取暖?」敏芝姐又笑了笑,说道:「好啊……那就让姐姐来跟你做些暖和的事情吧!」
    说罢,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敏芝姐已经开始脱衣服了,今天她穿的是秋款连衣裙,下身深灰色的丝袜,没几下就让她脱干净了。还说别扭……我看干妈就算在场她也能脱得这么快呢!到底是年轻啊!她的奶子直挺挺、圆鼓鼓的,不仅没有下垂的迹象,乳头还微微有些上翘。乳头的颜色是偏褐色的,但是全身都是雪白一片,将那有些褐色的乳头还衬出了些微的粉色。往下看腰肢纤细,小腹平坦,三角地一片黑黝黝。看到这身材,我感觉鸡巴跳动了一下,嗯……看来是应该让她来给我治病。我再次『嘿嘿』一笑,说道:「姐啊,我还是不够聪明啊,什么叫暖和的事情啊?」敏芝姐瞄了我一眼,也不说话,直接爬到床上,往我这边爬了过来,每爬一步,她那雪白的屁股就一扭一扭的,直是晃人眼的白啊!爬到了我的鸡巴处,她的眼睛就直勾勾地盯着它,嘴微微张着,愣着也不说话也不动。『咕』,听见这声音我差点乐了出来,敏芝姐居然咽了口口水。她似乎也发现有些不合适,瞪了我一眼,用力吹了一口气在鸡巴上,这感觉,明明是在挑逗我呀!她往我这边再爬了些,直到鸡巴和她的小穴在同一位置。立起身,敏芝姐张开了腿,跨在鸡巴的上方,我这是才能看一看她的小穴,看起来却也是嫩嫩的,说不上粉粉的,但也不是黑黑的,只是带了一些褐色,这颜色其实也挺美的。「哼!臭小子,既然你不方便,就便宜你了,让姐姐也尝尝你这根宝棒!」敏芝姐脸上虽然是一脸的高高在上,但是小穴流出的淫水却把她出卖了。我心里窃笑着,脸上却不能表现出来。于是,我坐起了身子,准备接下那令人期待的快感。面对着敏芝姐那饱满坚挺的乳房,我像一个饿极了的婴孩,忍不住的含了上去,并用手玩弄着另一边的乳头。敏芝姐虽然冷哼了一声,但是一只手紧紧的抱住我的头,还用另一只手急切的在我的腿间找寻那方才失散的小兄弟,我明白了,受到了我的轻薄,她的淫性被激发得更强烈了。就在她摸到我的鸡巴以后,柔软的小手在我的龟头上抚摸了几下,看来刚才干妈跟她交代了不能用手碰我的鸡巴下部。很快的在龟头上套动了几下,她就将鸡巴对准自已的小穴,靠着小穴中不断流出的淫水,狠狠的沉下了屁股,吞入了我的半截鸡巴,原来正专心吸着奶的我,突然受到这般勐烈快感的袭击,忍不住的吐出乳头,抬起头「啊!」了一声,不容我有所迟疑,敏芝姐把屁股稍稍上提,待阴道渗出了点淫水后,又把屁股沉得更低,直到她的阴道把我的整根鸡巴给紧紧的包住…不好,看来干姐确实是个床上老将!这种手段实在是太爽了,我紧紧的搂住敏芝姐那纤细的腰,整个脸埋入敏芝姐的乳沟里,唿吸变得十分零乱,眼看就要丢盔卸甲…「哦!哦…敏芝姐你夹好紧…好舒服喔…」我急忙说几句话来分散注意力。「哼哼…舒服吧…让我好好治治你…啊…」敏芝姐的小穴里传来一股极大的挤压和吸力。「啊!千万忍住!更可口的还在后头…」我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不对劲啊,怎么现在这么快就要射了?刚才跟干妈做爱的时候也是,一不留神就差点一泻千里了。年轻人的好胜心作祟,使我不愿意让敏芝姐看轻了,于是我极力控制自己的欲念,并大口大口地吸着气,好容易才将那已经上了弦的箭,给硬是忍住不发…「怎么样?还行吧?」敏芝姐说道。「嗯!还好…还真是好爽…」我嘴硬着。「哼!还嘴硬,要不让你尝点厉害,只怕你以后不听我们的话。」敏芝姐说着就又开始上下套弄,并且一次又一次的全根而入,虽然跟干妈一样的动作,但是快感却远比干妈那时的强烈。「好敏芝姐!弟弟什么时候招惹您了,也从来没有不听你们的话呀?那这样,以后你说怎么干就怎么干,我全部听你的就是。」射精的感觉已经上来了,我心里很矛盾,也不知道到底是赶紧射还是再忍忍。「乖!这才是姐姐的乖弟弟。只要你乖乖听话,姐姐还有更舒服的绝活让你受用呢!」敏芝姐说道。「嗯…敏芝姐!你的身子原来是这样的迷人…」我开始有一些轻浮了,伸出手一手揽着敏芝姐的腰,一手在她的雪白的背部、臀部游走着,说道:「你不但皮肤又细又白,奶子又大又挺,臀部既有弹性又会摇,尤其你的腰竟是这般的细,抱着它让我有完全拥有你的感觉,还有…」「还有什么?」敏芝姐好奇地问道。「嘿!其实我最喜欢的还是你又热又紧的宝穴,它就像会咬人似的,把我的鸡巴咬的好不舒服,要是可以,我还真想把我那两个蛋也塞进去,让它咬个够…嘻…」话还没说完,敏芝姐忽然捧起我的头,送上火辣辣的香吻,并且主动的把舌头伸进我的口中,任我吸吮、品尝。这热情的舌吻让我知道她的性欲已经彻底上来了,小穴不住的收缩着,一次比一处强烈,几乎就要把我的鸡巴给夹出汁来,最后,我的龟头竟然感到一阵温热。而敏芝姐还在跟我热烈的吻着,唿吸粗重带着喘息,身子却是一抖一抖的过了一会才平复了下来,嘴唇离开了我的嘴唇,还带出了一些晶莹的唾液线我促狭地笑着问道:「敏芝姐…你……泄了?」敏芝姐脸上还带着高潮过后的潮红,但还是板起脸摇着头说:「没有,姐姐我只是一时憋不住,把阴精洒在你的龟头上了…」「嘿嘿!没关系,我那小乌龟就是最爱喝你那洒出来的玉液琼浆,就怕它嫌你洒得少啦!」我故意逗着敏芝姐,说些放肆的话。敏芝姐脸上这才露出了一些笑意,说道:「嘴甜!好啦!我看也是该换你射的时候了。好弟弟!姐姐这会儿就让你爽一爽,你在射精时,只要你每『啊』一声,姐姐就会把姐姐小穴紧上一紧,好让你射得干干净净…」「嗯!来吧…」于是敏芝姐把两手搭在我的肩上,开始大弧度的套动。每一次的套动,她都先缩紧小穴里的嫩肉,以加强阴道的紧度,使小穴能紧的抓住我的鸡巴,接着像打算把我的鸡巴拉得更长似的,把屁股使力的往上拉抬,直到鸡巴只剩龟头的一小部份留在阴道里,然后不理会我的任何反应,又一鼓作气的往鸡巴的根部坐去,待龟头紧紧的抵住自己的穴心后,她立即又借着腰部的动作,用穴心把龟头紧密的磨了几下,使得我舒服得叫不声来,只觉得三魂七魄,都快让敏芝姐的夺命宝穴给吸走了…抵不过这种令人难以承受又难以割舍的快感,六神无主的我,一把搂住敏芝姐的头,将嘴唇贴了上去,胡乱地吸吮着敏芝姐伸过来的舌头,并气急败坏的哼着,直像一个正被开苞的小女生…敏芝姐到底是个床上老将啊,技巧比干妈好太多了,尽管我使尽全力来抵挡敏芝姐一波强过一波的攻击,最终没能逃过一败涂地的结果。就在敏芝姐套了二十来下时,我突然勐叫一声,接着用力的抱紧敏芝姐,敏芝姐一定是知道我就要射了,阴道缩的更紧了,套弄得更快,以帮助我尽情的射个干净。「敏芝姐…我要射…啊…」「喔……好弟弟…用力…射…啊姐姐也快了…全射进敏芝姐的小穴里……」
    很快地,敏芝姐温暖的小穴开始没命的套弄着,使得那热红的龟头就像一头逃窜的野兽,尽往她身体的最深处寻找可能存在的任何间隙,忽然间,我感觉龟头冲进了一道软肉里。「啊……好弟弟……插进子宫了……」我居然击穿敏芝姐的最后一道防线,龟头插进子宫了?我抬头看了看敏芝姐,之间她轻咬银牙,似乎是在忍受着痛苦,但是她的套弄,以帮助我更加的深入却是更加的大力,夹力也愈发的大了起来。「敏芝姐…我…我…嗯…夹紧一点…要…要…啊…啊…」我大口喘着气说着「好…姐姐夹紧了…嗯……」敏芝姐也是哼哼着,似乎也快到边缘了忽然,敏芝姐小穴一阵收缩,一阵热流朝龟头涌来,我再也忍不住,将屁股往上顶了两下配合着敏芝姐的套弄,将龟头顶住她的子宫颈,大量液体喷射进敏芝姐的子宫内。敏芝姐被我一射,叫出声来,由于子宫已完全暴露在我那粗长鸡巴的射程之内,敏芝姐的套弄变得更剧烈了,似乎要把那孕育生命的肉袋给撑破一般「好弟弟!亲弟弟!用力射…啊……啊……一滴也不要留,快把姐的子宫给灌满了…啊!烫死人了…」良久,良久,我才把我那最后一丝液体注进了敏芝姐的子宫中。我将敏芝姐拉往身上,敏芝姐抱着我趴在我身上,小嘴一直不停的吻我的脸,嘴里叫着:「小俊……小俊…大鸡巴…好弟弟……好鸡巴弟弟……姐姐…好爱你……干的姐姐…好舒服……嗯……嗯……」双眼迷蒙的敏芝姐,用手轻拂着我的胸口,似乎仍在期待着身体内那已停止抽动、但仍持续颤动着的鸡巴,能吐出可能存在的任何液体…我双手抚慰着敏芝姐高潮后身体,在她的双手,后背臀部轻轻的摸着,敏芝姐自鼻中哼出舒服的鼻音。好一会儿,我们才从高潮中消退。又过了一阵,敏芝姐似乎是恢复了一些体力了,屁股往上缓缓一抬,『啵』的一声,鸡巴从小穴里拔了出来,我也明显感觉到鸡巴没有原来那么硬了,有些疲软的趋势了。敏芝姐翻身睡到我旁边,摸了摸床上,忽然笑道:「你现在还冷不冷啊?我倒是有些冷了。」这时我再看了看我的鸡巴,发现它已经软了下去,动了动身子,疼痛感也已经消失了!莫非真的是做爱就能治好的事情?嗯?不对……我总觉得这次似乎少了些什么,到底是什么呢?「哎呀,好冷,算了,我还是去我房间睡吧!妈!你也进来吧!」敏芝姐大声喊了一句。门索一转,干妈走了进来,骂道:「你个丫头!怎么就知道你妈在外面!」
    敏芝姐笑道:「尤其女必有其母呗!」她起身缓步走出了房间,起身的时候大概是射的量太大了,小穴一下子流了一大摊液体,床上和地上都是。干妈看了看我的鸡巴,走到我身边说道:「小俊,怎么样?感觉好些了没?我看这东西都已经软了,应该是好了吧?」我说道:「是啊,是好了,而且也不疼了,没想到干妈你想的方法还真是对症下药啊!」干妈轻拍了我一下,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那小敏怎么没有变化呀?」
    啊!对,干妈这么一说,我想起是哪里不对了,我的精液只要是射出来的肯定会让人发生变化,怎么敏芝姐没有呢?难道说她这身材就算是完美了?一点点改变的地方都不需要?我若有所思地想着,干妈忽然说道:「小俊你看!这颜色不对啊!」我一看,干妈正指着地上的一滩液体。颜色不对?刚才从敏芝姐身体里流出来的时候我并没有注意到,此时听干妈一说,我急忙来到液体旁边,是精液?不大像啊,这液体不是精液那种带有一些粘稠的感觉,反而是像水,不仅仅状态不对,连颜色也不对。正常的精液颜色应该是白色,在长期没有射精的情况下会出现淡棕色,可是这液体,明显是一种灰色,仔细看的话还偏向灰黑色,最重要的就是气味的变化,正常的精液虽然有些腥,却不会臭,可是今天射的这滩液体,颜色发黑不说,还有一股难闻的臭味。怎么会有这种事情?莫非我的原虫没有作用了现在?这种原虫只能修复身体的缺陷而不能永久存在体内么?【待续】[本帖最后由皮皮夏于编辑]
    夜蒅星宸金币+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