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小公主追夫记-小小公主 ☆、197 色小兽2

    发布时间:2020-05-21 00:01:57   

      “暖暖是说不喜欢北北这麽做吗?不喜欢北北这样?”何旭北的嘴里拉出的是委屈的话语,可是他的嘴是对着女人敏感的耳边低语中,仿佛就呢喃在她的心里,不喜欢他这样做吗?明显不是的,无论怎样的他,都使她深深的着迷。

      滑动的肉棒静止了,甚至没有紧贴着它喜爱的那块地,男人还在喘息,肉棒还在冒着热气,那股淫靡的味道还在,可是她的腿心里却感动空虚,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离去,涌上心头的也是那抹被升华的空虚。梁暖暖看着何旭北,他的眼中有着深情,那种已经沁入他骨髓的深情:北北,不只你渴望我,我也渴望你。

      梁暖暖的垂着的小手握住何旭北的脸,小嘴嘟圆的吻了上去,小屁屁也下压的坐上了男人的肉身,随着小舌伸到男人口腔里对大舌的撩拨,她的臀部也欠着前後摆动了起来,让蜜穴滑走在肉棒上,蜜露随着热气而被蒸腾,却把肉棒裹的更加滑稠。

      “喜欢…喜欢…”小舌从大嘴里抽了出来,把喜欢随着香气吐到他的口中,又继续贴着他的唇瓣开始新一轮的纠缠。

      梁暖暖的腿心随着她自己有意的夹拢,把那大肉棒夹的更紧了,就这麽静静的坐着,向下摁动,松开双腿,肉棒被内裤又弹得撞下女人的腿心,而那条小舌也随着腿间的游戏在男人口腔揪着大舌玩耍。

      何旭北本来紧抓着梁暖暖双臀的大手也改抓为捏,感受着臀部上下的压动、前後的滑动。

      “北北…喜欢…喜欢北北…暖暖不是北北的骚宝吗?喜欢北北…”小嘴贴着男人的唇吐露着淫浪的话语,女人吐气如兰却急促不已,男人吐气沈重却难掩兴奋。她好爱眼前的这个男人,好爱,好爱,只是有时变扭的她在一次次的试探享受着他对她的宠、他对她的爱,怎麽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不爱他的。

      “唔…暖暖是北北的小荡妇…是北北的骚暖暖…暖暖是北北的…唔…”梁暖暖一边嘴里吟啼浪叫着,一边把一条腿从内裤里面抽了出来,黑色的内裤从她的另一条大腿滑向了腿弯,内裤的一角也搭在了男人的腿根。他迫切而压抑的等待着她带给他的惊喜。

      梁暖暖的腿弯直了起来,而那肉棒失去了娇弱花谷的阻隔,自然向上对着直直的,好像就对着女人腿心那香滑的小洞一般,只要这麽对上去,说不定就一下插的女人软倒在他的身上。

      一只纤细白嫩的小手由前捧住那翘的高高的肉棒,像男人刚才那样,虽不能像他那般把整根包裹,却也在男人的视线中看到那肉茎从小手里冒出一个巨大的圆头。而女人自己的腿心里的小嘴唆动着,不时有蜜露隔空掉下来,她好像是故意般,那刻小身子就往下降,在男人的目光中把晶莹的蜜露滴到那滑亮的大头上。

      “暖暖…”看着动情的淫液从小穴口就这麽滴在自己的肉茎上,何旭北都能想象出来那张小嘴的唆动。他本以为女人会对着那直挺挺的肉棒给坐下去,可是臀部却又抬了起来,他的双手不住的在女人的臀上上下抚着,仿佛要把她牵引的骑上肉身:“暖暖…暖暖…”

      小兽的话语已带上焦急,眼中也染上了急迫。

      “北北…暖暖喜欢…下面的小嘴也馋了,想吃大肉棒!”梁暖暖再三强调着她对他的种种行为的喜欢,就像上次他们在房间里折腾,虽然被白姨看到了,自己很害臊,可是却还是喜欢着他为自己的那种情不自禁,还有他在下药的情况下踢走送上门来的女人,带着对她的痴狂在环城公路上奔跑着,哪怕上次自己在他的性器上题字…北北太宠自己了,也太爱自己了,虽然嘴里不说,但还是被他一次次的感动,自己不就是占着他的那份宠而在他面前娇蛮跋扈嘛!

      小手在那双快要烧伤她肌肤的目光里握上肉茎,而她的身子也往下沈,那顶端抵上嫩穴的一刻,那一下子摁上去的烫热,让她的小身子在他的面前打了两个动情的哆嗦。

      梁暖暖的一条腿抬了起来,小手握着肉茎抵上了被拉开的细缝,何旭北配合的往里塞着那硕大,让大圆头把那圈嫩肉撑紧,随着抬起的小腿的回落,女人的身子向下压着,小屁屁欠着往下一口一口的吞吃,那根紫红的硕大一截一截的消失在两人的目光汇集处。

      何旭北看着自己女人的小嘴往下吞着自己的肉茎,偶尔还含着前後摆动一下,他的双手忍不住的再次抓紧那两团臀肉,随着身子的扭动,掰着它们一个下压,加上肉棒的往上一送。

      “呜…啊…破了…破了…戳破了…”那一下子顶上去的感觉,仿佛那一瞬间就能把那嫩肉的花心戳破,伴随着酥麻之感的就是蜜径被完全撑开的酸,整个花道在一瞬间都被撑得酸酸的,而且紧紧包裹着那肉茎,内壁上的褶皱化身为一张张贪吃的小嘴,唆吻着那撑开它们的巨物。

      何旭北那是爽的全身为之酥麻,头脑那也是兴奋的往女人胸前那两团白乳上拱。他抱紧女人的小身子,两人紧紧相拥,而那根肉棒也随着他的动作往里挤压,挤压的那团小媚肉都在流泪低泣。

      梁暖暖的双手扣着何旭北的肩,而何旭北的双手架着她的腋下,在两人的合力下,小身子就已跪姿跨在他的两侧起伏着往里吞吃咀嚼肉棒。

      “唔唔…嗯…”肉棒一下下被吃进吃出,梁暖暖享受的发出了媚媚的低吟声。

      两人都随着彼此的投入还发出同节奏失控的喘息声。肉棒扭在在蜜穴里蹭过每一个会被遗漏的地方,烫的里面的嫩肉都爽爽的,卖力的含咬。

      当女人的臀部再次下压的时候,男人的双手从腋下转移而下,托起那弹q的臀肉,他从凳子上站了下来,女人感觉到自己的下滑,那是双手双脚都环住了男人,那本来几乎被小嘴吐出的肉棒又换了个方向再次插了进去。

      男人随着脚步的走动,不时对着那花心狠狠的顶上几下,顶的女人那是花颜失色,可是也风情无比。

      “啊…啊…”何旭北的胸膛将梁暖暖上半身摁到了墙面上,就连那臀部也按了上去,而他的双手却架上她的腿弯,向两侧分的开开的,梁暖暖的双手只能被迫大张的抓住身边的栏杆,北北一定是故意挑着个角落的,不然她的身子一定会滑下去的。

      那腿心是对着肉棒大张,本来就还沈在蜜穴里的性器更加的兴奋。看着女人,那仿佛就是刀板上的鱼肉,只能开着嫩穴任他为所欲为。

      肉茎扭动着和里面的每一块小小的肌肤打着招呼,甚至对着花心里的小媚肉都轻轻却勾情碾磨了几圈。

      蜜穴才享受的适应着男人的温柔,可他一会功夫就仿佛注入了兴奋剂,那是把还在穴口的肉棒一下子捅了进去,然後开始一阵无规律的乒乒乓乓的操干。

      “呜呜…”梁暖暖觉得自己吊着的手臂都有点酸,可是男人的一下撞击就把那感觉冲走如无形。更何况那是对着小嫩穴一阵狂操猛干了。

      星空明月长伴着,外围的一圈设计让空间里的呻吟声回荡在只有两人的阳台上,女人的睡裙随着男人的快速动作那是没有罩下的时刻,甚至随着他的大动作而飘散了起来。

      长夜漫漫中,那让人听得脸红心跳的男女呻吟声,以及那一听就失控的喘息淫靡声在夜中响了好久。而房间里小贝贝却不知道她的爹地又把她的妈咪在墙壁上压的啊啊直叫,而且她爹地也不时发出一声低吼,里面仿佛还有大手拍在小屁屁的那种声响。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