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人间正道是沧桑】第十五章

    发布时间:2020-05-23 00:00:39   

                    第十五章
      吃完了早饭我就出去了,我要去搬东西,准备一些生活上的必需品。作为男
    人,其实很简单了,有个睡的地方就可以,但女人这方面似乎比较麻烦一些,除
    了生活用品,还会有一些私秘方面的东西。当然其实这些也都不是最重要的,重
    要的是我和小韩他们说的所需要的特殊器材,望远镜和微型照相机。
      望远镜是一种用于观察远距离物体的目视光学仪器,能把远物很小的张角按
    一定倍率放大,使之在空间具有较大的张角,使本来无法用肉眼看清或分辨的物
    体变清晰可辨。作为专业谍战用的望远镜,和普通的军用望远镜有稍有不同,它
    的物镜特殊一些,能收集到的比瞳孔直径粗得多的光束,送入人眼,使观测者能
    看到原来看不到的暗弱物体。
      微型照相机是间谍相机的雅称。伴随技术的发展和情报的需要,现在的相机
    已经能做到火柴盒大小,胶卷一般使用特制的胶卷,因为细小的体积便于隐藏于
    口袋、手掌、袜子里等,而被广泛用于情报搜集,缺点是价格昂贵。因为有需要,
    各大国都有相应产品,作为情报必备品,中统他们手里应该也有货。
      来这里的任务之一就是要找到密码本,自然有可能需要这些特殊设备,我之
    前就想好了这些,所以之前看房子前就和小韩说了让他去弄。他们也很配合,很
    快就搞到了这些东西,只是在交给我的时候,小韩特别叮嘱我要小心使用微型照
    相机,别弄坏了。想来现在大战期间,这些稀罕玩意应该是很稀有贵重。
      等一切整理好,收拾打扫好了房子的时候,已经上午十点多了。房东如约而
    至,来收房租,不过她没有先说拿钱的事,而是客套的夸我太太漂亮。可不是吗,
    房东知道我今天带太太搬过来,那现在屋里的女主人自然是我太太了。
      林娥此时还是昨天的穿着,只是来的时候没有再盘上发髻,而是把一头青丝
    长发别在了背后,那浓厚乌黑的披肩发,犹如黑色的瀑布悬垂于腰季,特别的引
    人注目,我从早上到现在都不知道被她吸引的撇了多少眼。
      她不仅夸我太太漂亮,还说道,「瞧你小夫妻俩的样子,长得还挺像,简直
    就是夫妻相……这俗话说啊,长得像的男女呀,上天早已经注定他们的关系会不
    同寻常,若能相遇,不是夫妻,就是母。。。。。」她刚发出『母』的音节便发
    觉这个词不妥,打住了话没有说完整,而是有点尬笑的接了句,「这房子打扫的
    真干净啊。」
      我听到房东说着闲话,便顺着房东的话又多瞧了她一眼。她的脸圆圆的,皮
    肤白白的,乌黑的眼睛里此时充满了水灵的爱意,嘴角还带着甜蜜的笑容……难
    怪房东她会说我们长得像,因为我们都有一双神似的大眼腈,还有那一双丝绒一
    样的眉毛,像蝴蝶的触须一般弯在那里。我一直都觉得她身上有一种无时不散发
    出的熟悉的亲切感,我越靠近她,这感觉越强烈,原来这早有因果,我心里这样
    想着,又被外人这样说着我和她之间的关系,心里美的不得了,竟一时失了神。
      「要不咱俩咋能成亲呢,老家人也都这样说。。。。我经不住劝才下嫁给我
    家先生。」她见我出神,伸出手到我身后掐了我一下,说着还看向我,要是确认
    房东说我们夫妻相的事实。
      她说起话来很娴熟自然,我被这一下拉回现实,想到这客套的话也说了,该
    到正事了,便连忙去掏钱给房东,一次交两个月,这是现下的通常做法,我早就
    准备好了。
      房东接过了钱,心里更乐呵了,「这年轻人呀就是爽快,你们小夫妻两呀一
    看就是能百年好合的人…….祝你们俩早添一个孩子。」
      说者也许无心,但是听者有意,这夫妻过日子,可不就得要有孩子吗,哎,
    我多么的希望这不是在演过家家的游戏。「现在兵荒马乱的,到处都是小日本鬼
    子,我们好不容易才从沦陷区逃过来…..这不刚搬过来吗,等以后日子稳定了呀,
    我们再要孩子……只要我家先生想,我给她生几个都行。」女人说话向来男人不
    容易插上嘴,而且对于这尴尬暧昧的话题,我的确也没想到要说什么话,但我俩
    总得有一个回话的,她表现的很好,说的跟真的一样。
      她大胆而热烈的话,引的我连忙转头去看她,像是要去确认她是不是真的要
    给我生孩子,还只是要演戏。起初我还以为她说这话不会脸红,但当我看向她时,
    她的脸上略过一片羞涩之情。房东只当我们感情好,她也收了钱,此时知趣的下
    楼离开了。
      因为刚搬来没多久,所以我们也都没有轻举妄动的立马展开工作。
      重庆的城市条件比东边的上海、南京要落后一些,但这并没有影响人们对生
    活的热情,灰色长衫和月白旗袍的人流不停穿梭,不远处是钟楼,当当作响的电
    车从马路远处开过来,一切显得相得益彰……
      我和林娥早早的来到了照相馆。正式夫妻是需要结婚证的,这个东西清末的
    时候就有了,只是民众大多不当回事,也由于封建三妻四妾的影响,所以只有少
    数人才会去办证。我明知道这不是真的,但还是带着林娥来了,因为办事需要吧,
    好在她也没有反对。
      由于技术的发展以及公众对于摄影认知程度的提升,因此,中国的照相馆发
    展速度也还行,尤其是大城市里,照相的人还是很多的,有时候还会出现排队照
    相的情况。所以我和林娥早早的就来了。
      照相行业的竞争也很激烈的,政府迁都重庆之后,各行各业的人大量涌入,
    为了收揽顾客,各家照相馆使出浑身解数,在布景上下了很大功夫,费尽心思。
    有的还将拍摄场地从室内搬到了室外。
      拍照的小哥熟门熟路,得知我们是为了拍结婚证而来,便领了我们去屋子里
    等候。过了一会,里面出来了一对男女,是一对年轻人,看样子也是来拍结婚证
    件照的。他们走后,小哥领我们进去。
      一张椅子,刚好够坐两个人,后面是白色帷幔布帘,正对的方向是三角架支
    起的照相机。看得出来,林娥和我一样,都是第一次拍结婚证件照。拍照小哥让
    我们坐在椅子上,我略显紧张而期待,她则是安静而局促。
      「你们可以坐近些,肩膀挨着肩膀……向你们这样来拍结婚证件照的,我一
    天能接好几对,你们听我的就对了。」拍照小哥不慌不忙的安排着我两。
      于是我离她又近了一些,并伸手从她身后揽住了她的小蛮腰。在外人面前,
    我们是即将领证的新人,她无法抵触。我的个头比她高一些,下巴顺势搭在了她
    的肩部锁骨上,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她白里透红的玉耳,伴随着她领口里散发出
    来的幽香,我的脸又往前靠了靠,几乎要贴到了她的脸上……我们此时无疑摆出
    了一副极其亲密的姿势。
      「对…就是这样,这为先生表现的很好,看着镜头,笑一个……」
      我的手臂忍不住在她的腰身上又收紧了一下,我们靠的更近了。听到拍照小
    哥的吩咐,我们作势都露出了应有的笑脸。
      拍完了照片,他让我们两天后来取。因为加了钱,所以他们会比平时洗的快
    一些。
      出了照相馆的大门,我们分开,我要她先回去。而我自己,则是要回去家里
    一趟。出来已经几天了,虽然之前和家里人说好了,但我还是怕母亲担心以至于
    别搅黄了,另外还想看看舅舅那边有没有什么新的指示,所以想想还是回去一趟
    吧。
      战争就要进入到43年,经过这几年的拉锯战,似乎对重庆的影响已经没那么
    大了,至少在小市民中是这个样子。街道上虽然称不上车水马龙,但来来往往的
    过往人群还是不少的,各种店铺和街头摊贩纷纷叫卖,黄包车也时有路过。
      我买了两瓶姥爷爱喝的烧酒,又去菜市场拐了一头称了一条大黑鱼,便往家
    走去,碰到路上卖冰糖葫芦的便买了一串,打算给小姨带回去,她爱吃。
      「呦,费明回来了。你瞧这孩子,还知道买东西往家带了。」我一到家,梅
    姨姥亲切的声音就说了出来。「买酒干嘛,家里不是多吗……来来来,把鱼给我,
    拿到厨房里。」
      「我这不是领薪水了吗,给姥爷买的。」我一边将鱼递过去,还一边回道,
    「好久没吃到姨姥做的饭,想吃水煮鱼了。」
      「好好好,姨姥给你做……不过虽然拿薪水了,也不能乱花钱,男人要攒钱,
    以后要养家用。」
      「知道了,知道了……我妈她今天在家吗?」
      「立华啊,你妈她……她在屋里,家里今天来客人了……她们在谈事情,你
    就不要去打搅了。」
      总觉得梅姨姥说这些话的时候很小心翼翼,于是我便好奇的问道,「客人是
    谁啊,还这么神秘。」想来,我家好像也没有什么亲情朋友,会这个时候过来啊,
    还真是让人捉摸不定。
      「立华的朋友,我哪认识啊。」梅姨姥有些扭捏的挡住了话题。
      得,梅姨姥她既然不愿意说,我也不好意思再问,便说道,「小姨她今天在
    家吗?」
      梅姨姥看到我手里有一串冰糖葫芦,便会意我是给小姨买的,往楼上喊道,
    「秋秋,费明回来了,给你买了爱吃的冰糖葫芦,快下来。」
      「来了,来了。」小姨边下楼还不忘说道,「费明真懂事,还知道给我买好
    吃的。」她开心的接过吃的,还继续说着,「这两天你去哪了,怎么没见你回家。」
      「工作需要,忙。」我简洁而又正儿八经的回道。
      「切,骗谁啊,你才工作多久,就忙。」可能是年龄的原因吧,而且我两相
    差不大,所以说起话来很随意。
      梅姨姥可管不了这些,她把酒接过放到了桌子上,又拎着鱼往厨房走,「去
    屋里看看你姥爷吧,我中午给你们做水煮鱼。」说完她去做饭了。
      姥爷年纪大了,母亲怕他腿脚不方便,所以姥爷的房间是在一楼。他有时都
    是坐床上看报纸或听收音机打发时间。见到我们进屋,还没等到我们说话,姥爷
    先开口了,「来的正好,我刚想叫你母亲进来帮我看看报纸呢。哎,岁数大了,
    眼睛不太好使了,来给我看看这上面写了什么。」姥爷手指了一下一片边角的区
    域,拿着报纸递了过来。
      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内容,不然也不会排版到不起眼的报纸边沿,而且字体
    也比正常字小了一些,难怪姥爷看不清楚。
      「这上面说八路军那边最近要派一批人来重庆。」小姨不慌不忙的看完说道。
      「没有了?」姥爷有点诧异。
      「没有了,就这些……这报纸都是过滤过的,能把八路军的事情放上去已经
    不错了,不过奇怪的是他们两党有嫌隙,还派人来做什么。」小姨有点自言自语
    的说话。
      「也说不定他们那边只是正常换班,这不他们的办事处还在的吗。」我胡乱
    的说着。
      「也是哦。要是立青哥哥能来就好了。」小姨期待又叹息。
      「我也想见一见这个老舅呢……」
      不一会,梅姨姥就做好了一顿香喷喷的饭菜。她喊母亲下来吃饭,我这才看
    到客人的模样。客人在前,母亲在后下了楼。这个女人长了一张瓜子脸,约莫四
    十岁的样子,但她一脸的沧桑表情,使她看起来似乎比真实年龄大了一些。
      「留下来,一块吃完再走吧。」梅姨姥见女人下来,便客气的说道。
      「不了,我还有事情。」这女人一口回绝,只是在走到门口时,头也不回的
    留了句,「立华,这么多年了,谢谢你今天和我说这些。」然后出了门。
      这女人还真是古怪,表情如木头,声音里也毫无感情。只是因为我此时还在
    姥爷屋里,所以至始至终,我只看到了她,她没有看到我。
      梅姨姥做了一桌好菜,只可惜此时,只有我们五个人。如果两位舅舅都在家,
    那这个大房间里,也不至于时常空荡荡的。一边吃饭,我一边说着紧要事情,当
    然主要是说给母亲听,我最近有事忙,不怎么回家,让她别担心我。
      姥爷很开明,说我是干正事的,不要担心家里,只管放手做。梅姨姥也在一
    旁笑呵呵的说我总算长大了。只有母亲则不停的叫我在外面多注意安全。末了我
    总算想起了舅舅,便提了起来。
      「这个你就别操心了,就算立仁他想管你,他现在也管不着了……你舅舅和
    他手下那帮人现在正忙着汪精卫的事情,听说那个汪精卫要去日本那边参加一个
    什么狗屁筹备会。」
      「我怎么都不知道还有这事情。」
      「他们政府的事情,我和你姥爷也很少知道,还是老董说的……所以这个你
    就别担心了。」
      那正好,我也乐得没人管。
      吃完了饭,姥爷回屋,梅姨姥收拾厨房。我见没事情了,便起身想出门,回
    去看看林娥在做什么,我还真担心她一个人。
      没想到我刚想出去,却被母亲叫上了楼。记忆中,母亲很少和我这么郑重的
    谈事情,想想我们虽然是母子,但关系上却时常透漏出拘束感,我倒有点像是被
    别人寄宿在了母亲这里一样。我们家还真和别人不同,姥爷前半辈子干革命,后
    来灰心意冷,于是归乡。教出来的两个儿子想走老子的路,却分道扬镳走向了对
    立的政党。这个家里充满了压抑,也许只有我和小姨能够置身事外的看待这个家。
      母亲少有的在我面前点了一根烟,然后站到窗前跺起了步子,每当此景,我
    就知道她有心事,只是不知道她今天又要和我说什么。
      「刚才那位客人是谁啊。」母亲还没说话,我倒先开口了。
      「一位老朋友。」
      「妈妈的朋友吗,我怎么都没见过,看她样子怪怪的,就像大家都欠她一样
    ……」我好奇的说道。
      「你个小鬼头,你没见过的人多了。你出世之前,我就和她认识了,只是后
    来断了联系。」
      「那她现在来我家,找你有什么事情吗?」
      「还记得之前提到的那个老奶奶吗…..「母亲说道此处,竟然哽咽了一下,
    她一只手移开了嘴里的香烟,接着淡淡的说道,」这是她女儿。」
      「哦,原来是这样。」我突然想起来,之前林娥也在打听这位老奶奶的事情,
    她会不会也和今天这女的认识,难不成她和我家还真的有什么渊源。可是就在我
    想着这些的时候,母亲又开口说话了。
      「你这几天,都和谁在一块,有没有见到过林娥。」
      「额,见过。」虽然不知道母亲为啥要问这个,但在妈妈面前,我还真不会
    说谎。
      「有件事情想和你说。」母亲表情庄重,并且少见的,又点上了一根烟。
    「我想让你认她做干妈,你看怎么样。」
      「什么!」我脑袋里此时只有震惊与错愕。
      「有些事情,我一直没和你说过。林娥她以前就和我认识,还有你父亲,我
    们以前都是朋友…….」我真没想到,她们身后还有这段历史。「二七年以前,
    那时候还是国共合作时期,所以你小时后,她经常来我们家,她也很疼你,所以,
    按理说,你还应该叫她一声阿姨才对…….」
      母亲说的这些事情,应该是在我还没记事之前的事情,不然我怎么一点记忆
    也没有,只是奇怪的,怎么母亲从来都没有和我说过。哪怕是那天她们相见之后
    也没有,而且那天发生的事情和母亲说的这些似乎有矛盾之处,她们既然早都认
    识,为什么那天又表现的像是初次见面,这不仅令我更加疑惑她们之间的关系。
      「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形势所迫,所以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对
    了,忘了和你说,那位老奶奶还是她公婆,所以在你小时后她会经常来看你……
    ..」母亲说完,刚好一根烟也燃烧殆尽,「我知道这些事情,对你来说有点突然,
    当然,你若是不愿意,那我也不会强迫你。」
      立华今天见到了瞿霞,上次她们话别是在二十年前。故人相见,却没有朋友
    间的轻松,瞿霞直奔主题,只想弄清楚当年的事情,一场争论无可避免…….立
    华对她的遭遇有许多同情,但她无法说些什么。物是人非,她不想再去争论谁是
    谁非,当然,她更不希望多年养大的孩子,下一代的费明再卷入这场立场之争。
    不得不说,立华多少是带有私心的,所以她才略感愧疚的想起来,要费明认林娥
    做干妈。
      「我当然不愿意,我有一个妈妈就够了,又怎么会认别人做妈。」看得出来,
    母亲虽然嘴里这样说,很显然心里还是有抵触的。我这句话是想先安慰她,接着
    说道,「先是舅妈,现在又是干妈,这关系未免也太乱了………何况,她看起来
    好年轻,看起来只够做我姊姊,我又怎么能认她做妈,最多喊她阿姨还差不多。」
      我只说见过林娥,但这几天和林娥在一起的事情,我并没有和母亲说。所以
    我其实心里想的是,她做我女人还差不多。就在我想入非非时,母亲说起话来。
      「你都多大了,还胡说,我平时教你的礼节哪里去了!」妈妈先是斥责了我,
    然后又说道,「她可只比你妈我小三岁,你小时候,她还把过你……别『姊姊』
    的乱叫,也不怕人笑话。」立华心里其实并不怕费明乱叫她什么,但最重要的,
    林娥是个漂亮女人,她最怕的的还是费明会对她有别的想法,所以才连忙呵斥起
    来。
      好吧,从母亲嘴里说出来,我总算弄清楚了林娥的年龄,她既然比妈妈小三
    岁,那今年也就是三十六了,难怪处里的那俩长舌妇说她都可以做我妈了。不过
    她也太显嫩了,纯净的脸庞,如水的眸子,姣好的身材,再配上一头青丝,看起
    来比真实年龄小了有十岁,也难怪我会一直把她当作二八少妇。
      见我发愣,妈妈还以为我知道错了。「好了,知道错了就好,妈妈也不是非
    要说你的…….你既然不愿意认她做干妈,那就当我没说过。但是,现在外头这
    么乱,你若是哪天见到她,对她尊敬一些,多护着她点,总是应该的……」
      「保护女人,那是当然的事。」
      「你呀,就会在妈面前耍贫。」说完了事情,母亲这会儿总算放松下来,
    「你舅舅他现在管不了你,所以你在外面要当心安全,你妈就你一个儿子,你可
    要注意些…..」
      「放心吧妈妈,我好着呢。」说着我还挺身露出了健硕的骨骼肌肉。
      母亲只是拍了我一下,她很欣慰儿子已经健康长大成人。「好了,也没什么
    事了,你出去吧。」
      「那就不打扰妈妈午休了。」我说完就走了出去,并轻轻关上了门。
      可是这件事情仿佛还没有结束,就在我要下楼的时候,小姨叫住了我。
      「费明,你来一下。」小姨从她屋里探出了脑袋,像是怕被人听到一样的小
    声喊我。
      「过来啊。」见我只是站着没有动,她又补了一句。
      我被她带进了屋里。虽然我们是一家人,住在一个楼里,但像这样走进她的
    闺房,次数还真不多。她是我的长辈,但她对我的言行举止,就像寻常朋友一样,
    也许是年龄差不多,感觉她有时就和赵琪琪一样,有些东西,连我这个男的都觉
    得不妥,她却都不怎么对我避讳。
      「干什么啊?」不知道她此时把我叫来做什么,我表情微微不悦的问道。
      「问你个事情啊,你认识瞿霞吗?」
      「不认识!」我又不是先知,你随便说一个人我就认识。
      「她好像是来找你的……」
      她之所以有现在的古怪,完全是因为上午的时候,她无意中听到了父母的对
    话。她本来是想把倒好的水进屋送给父亲的,却意外中听到了有关费明的对话。
      「外面来的人找谁啊?」声音是父亲的。
      「来找立华的。」母亲回道。
      「听声音像是生人,谁啊?」
      「我看你还真是岁数大了,这个女人以前在上海的时候,来过我们家,你忘
    了吗?」
      「那时候他们兄弟俩还没有闹掰,两边来的人多了去了,我哪里知道谁是谁。」
      「这个女人和别人可不一样,她以前是立青心仪的对象,还来过我们家呢。」
      「哦,我想起来了,她叫啥来着。」
      「瞿霞。」
      「对对对,想起来了,瞿霞,她哥哥瞿恩,是立青的老师。」
      「你总算说对了,那瞿恩和咱们立华还有过一段…...你知道我要说啥吧。」
      「哎呀,一转眼,快二十年了……对了,听到她们说话了吗,她今天来干什
    么?」
      「我看你还真是老糊涂了,她一个共产党来咱们家,你说为啥…..不过辛好
    立仁不在。」
      「这……难道是费明的事情。」
      「人家那是亲姑妈,这些年,她家里出了这么些事,还能为了啥。」
      「哎,这是杨家和瞿家的恩怨,难解难分了……」
      「她都来重庆了,也不知道这次立青会不会也来重庆了……」
      …….
      怕被父母发现偷听,立秋没再关心后面的对话,而是出了门上了楼。仅凭这
    些信息,她不确定父母在说什么,但隐约知道这事情与费明有关,因为像这种无
    意中听到家里大人们的对话,不止有过一次,不得不让人产生联想。于是才有了
    她拉费明进屋这一段。
      「你就会拿我寻开心。」平时她就喜欢捉弄我,所以我只当她是说胡话,
    「我根本就从来没见过这个人,你看她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怎么可能是来找我!」
      「我走了。」我想,已经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便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哼,真是个死脑筋……」
      (未完待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