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玩母计划通】2

    发布时间:2020-05-23 00:00:56   


      第二天十点多,我才终于在循环往复的铃声中醒来。
      沉重的脑袋和酸痛的腰部……
      昨晚的淫靡性戏再次浮现在我的眼前,只不过经过一夜之后,所有的场景都
    像梦境一样不真实。
      我把妈妈给迷奸了……这个事实让我震撼又激动。
      昨晚,用妈妈的身体发泄了三次之后,过度的疲惫一度让我站不住。在短暂
    的休息之后,我强忍着睡意按照事前的安排开始清理,打来热水给妈妈擦掉身上
    被我弄上的体液,由于我大刀阔斧地操弄,妈妈的小穴此时已经肿得很厉害,原
    本小巧的阴蒂充血勃起,深色的阴唇沾满淫水大大张开,我不得不用凉的清水从
    内到外反复擦拭,最后为妈妈穿上衣物,梳理头发,再把妈妈抱回她的卧室。反
    复确认没有任何遗漏之后,我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自己床上,尽管床单上还沾
    有我和妈妈做爱的淫液,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倒头就睡。
      对了,妈妈怎么样了?这是必须确认的事情,我一个挺身起床,打开房门,
    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向卫生间洗漱,目光却在不断寻找着妈妈。
      奇怪,妈妈怎么不在??我心里一紧,不会发生什么事吧。难道被发现了?
      正当我提心吊胆地漱口洗脸完,回到客厅打开电视的时候。门铃响了,是妈
    妈回来了,原来妈妈是早起买菜去了。
      「起来啦,昨天又玩到很晚才睡?」妈妈一脸平常地问到,就像至今为止的
    每个早晨一样,没有发觉什么异常。
      但妈妈的这句无心之言却让我心里咯噔一下,还以为妈妈发现了什么蛛丝马
    迹,不过我很快反应过来。
      「哎呀好不容易周末嘛,平时这么忙,周末就多玩了一会儿。」
      「周末更应该早点休息,听同事说她高三的孩子熬夜做题,头发掉的厉害,
    你现在不养好身体到时候怎么受得了。」
      「知道啦知道啦……」
      一旦让我妈唠叨起来那就没玩没了了,于是我转而遥控板调起了节目。妈妈
    则开始收拾起家务,我突然想起来我房间里的床单会不会被发现?再次担惊受怕
    起来,在妈妈打扫要打扫到我房间的时候我连忙说「妈你别打扫我房间了,每次
    你打扫完了我都找不到我的东西。」
      这句倒是实话,我妈打扫房间总喜欢把各种物品按照自己的想法规规矩矩地
    放好,而我则是希望顺手,所以造成的结果就是总会出现我的书作业本等突然找
    不见,一番寻找发现被我妈分门别类地摆在书架里的情况,每次都让我不满。
      因为这也不是我第一次抱怨了,所以我妈就放弃了似的叹口气说:「好好好,
    不动你的东西,那用扫地机器人去扫下地就得了,我还不想这么累呢。」我才松
    了一口气。至于昨晚玩弄妈妈遗留下的痕迹,过会儿我还是赶紧自己去清洗好了。
      看着妈妈一如既往勤劳的身影,我的心里突然就涌起了一阵感动,毕竟我已
    经得到了这个女人啊。
      因为第一章的时候提得不多,我想再介绍一下我妈的概况。我对于描述外貌
    并不在行,只能尽可能按照真实的我妈的样子来描述。我妈姓蒋,叫蒋志萍,身
    高158,足足比我178的身高矮了20cm(不知道算不算最萌身高差),
    虽然今年40过半了,但身材真的可以说在这个年龄里保养得很不错的。即便如
    此,45岁就是45岁,怎么样也不可能说看起来和二三十岁一样,昨天在床上
    把我妈扒光了之后也可以看到,想象和现实是有些差距的。妈妈的奶子不算大,
    平躺着的时候就是平摊着,只有站起来(比如昨天把她放身上立着)才能显出妈
    妈乳房原本的形状,那种熟女常有的微微下垂的乳房。一般像我妈这个年纪的女
    人,常见的要么很胖,要么很瘦,而我妈却比较适中,该有的肉感也有,小腹和
    屁股上也有一些赘肉,捏着手感很好。我妈的皮肤倒是一直还可以,白白净净,
    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两只小脚也在精心的保养下没有什么死皮茧子。
      着装方面的话,一直是同一个风格。我妈梳着及肩微卷的长发,一般都喜欢
    束起来或者盘起来,很有温柔成熟的感觉。夏天就是普通的T恤牛仔裤,或者暴
    露程度较低的连衣裙,冬天就是高领毛衣+羽绒服。妈妈虽然有肉色丝袜,但是
    都是穿在里面的,能看到的也就局限于脚和一部分小腿而已,像昨天玩我妈妈的
    时候用的长筒丝袜,虽然蕾丝很色情,但是她只是搭配着长裤穿而已,或许只是
    觉得这个袜子颜色厚度不错吧。
      话说回来,经过昨晚和妈妈的肌肤相亲,妈妈保守外表下舒服的肉体就让我
    一次又一次地回味。从今天早晨开始我竟然就有点蠢蠢欲动,今晚再来一次?不
    行不行,理智让我瞬间打消了这个念头,这个药这么厉害,那肯定也不能为了自
    己的欲望短期大量使用,那可是自己的妈妈啊。按照推荐,大概一个月用一次没
    啥大问题。我决定压抑住自己的冲动,耐心等待下一个机会。
      差不多半个月之后,高三正式开始了,各位也都知道高三的生活作息是怎样
    的。周一到周六上课,周日休息一天,每天都是六点半起床十二点半睡觉。可能
    我们不如一些高考大省那么残酷,但是对我来说已经是高负荷的状态。我妈见我
    这样也心疼,于是从高三第一周开始,我下晚自习回来,妈妈都体贴地为我准备
    了加餐,各种补充营养的东西也陆陆续续地准备在家里。连续几周,几乎都是这
    样平淡的生活,和我妈的接触,也仅限于吃饭的时候聊一聊日常,看看电视新闻
    的讨论,平时假期里几乎两三天一次的手淫,现在只有周六的晚上(因为第二天
    没课不会影响学习),等妈妈睡下之后才能在自己房间悄悄进行。但尝过真正的
    女人肉体之后,打手枪显得索然无味,我始终渴望着再一次触碰到妈妈的肉体,
    对于奸母的计划,我仍然在默默地尝试着,尽管连续几周都没有合适的时机,这
    样的机会终究还是来了。
      这个周六早晨,正当我吃着早饭,妈妈突然说:「小哲,妈妈今天可能要回
    来晚点,你自己在外面吃哦。」
      「好啊,你今天有什么事情?」
      「唉就是单位组织团建,今天要去爬山,顺便晚上聚餐。」妈妈的语气并不
    是很开心,毕竟妈妈属于运动不太多的那种,而爬山肯定会非常累。
      难怪妈妈今天穿了一身黑色运动装,等一下,这样的话岂不是晚上有戏了吗?
    我心脏怦怦直跳,按照妈妈的体力,今天的话妈妈就算回来被下了药也只会觉得
    是爬山太累了,不会太起疑心啊。距离上一次夜里的做爱也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了。
    而且运动之后的妈妈的身体……想着想着,胯下都开始有反应了。
      结果,这一天白天我都沉浸在即将又一次得逞的喜悦之中,我一定要好好利
    用这一次机会。周六不用上晚自习,所以一放学我连阿阳都没等,直接飞奔似的
    离开了学校。
      我的目的地是情趣用品店,作为一个未满18岁的小年轻自然不敢光明正大
    地进去,所以我带着口罩勇敢地走了进去。
      店并不大,但是布局有点曲折,柜台只有一位中年女店员。「帅哥随便看吧,
    买点什么。」
      「我自己看看。」我还不习惯于把自己的性癖说给陌生人,加上我都不知道
    这里有些什么东西。
      「好的请随便看。有什么问题随时可以咨询哈。也可以给你推荐点好的。」
    店员笑着说。
      于是我顺着货架看过去,琳琅满目,各种成人玩具,看花了眼。却没有找到
    我想要的东西。
      「呃,那个丝袜有卖吗?」
      女店员立马就回答,「有的有的,在这边。」说着领着我到了另一边更里面
    的货架,大片各式各样的丝袜把我都看呆了。
      「帅哥喜欢什么样的嘛,我给你推荐一下,女朋友是什么类型的?」
      我心里偷笑,其实我是买给我妈穿的啊。
      「嗯……偏成熟的吧。」
      「那这些比较合适……」店员熟练地拿起一件又一件,指着模特船上的效果
    图给我推荐起来…
      做生意的人真是厉害,禁不住店员的推荐,结果一来二去买了好几件。丝袜
    是必须买的,妈妈自己的丝袜虽然更好,但是毕竟不能随意弄。润滑液是吸取上
    次的教训,以备不时之需,另外就是推荐的打折小振动棒,我担心这种东西会不
    会太刺激了,但是一想上次被我那么搞我妈都没醒来,如有机会试试吧。
      回到家一切准备妥当,就等着妈妈这条肥鱼上钩了。
      七点……八点……九点……我在家等得百无聊赖,当作预热打开了几篇乱文
    看了起来。这一幕让我想起来几年前初中一次和妈妈出去旅游住酒店,我拿着奶
    奶家里摸到的安定悄悄放在妈妈的饮料里,然后钻进被窝拿着MP4看着母子文,
    一边观察着隔壁床上熟睡的妈妈。虽然那次经历最后以失败告终(药效太弱太容
    易醒了),而今天不一样了,今天我会确确实实地占有我的母亲。
      看到正兴奋的时候,妈妈终于回来了,看起来非常的疲惫,一进门就大叹了
    一口气。
      「唉哟今天真是累死你老妈了。」
      「这么累吗。」我一半关切,一般兴奋地问道妈妈到没有发觉我语气中的不
    对劲,「不过还是挺好玩的……」妈妈打开了话匣子,开始闲聊起今天团建的琐
    事,不过此时我可没有什么心情听她说这些,满脑子想的都是找机会把药给下下
    去,我还是按照老办法,放在了水里。
      妈妈看来也是真的口渴了,一饮而尽。随后坐在沙发上看着手机,却迟迟没
    有要去洗澡的意思。这可怎么办,如果妈妈没有按正常情况入睡岂不是会怀疑起
    来?
      不管了,反正已经喝下去了,一不做二不休。正当我这么想着的时候,妈妈
    说:「小哲你去早点睡吧别玩太晚了,妈妈有点困了干脆就在客厅睡了。」
      「这怎么行,回床上睡啊,万一我起来不是还会吵到你。」
      妈妈也觉得有道理,「那好吧我回去睡了,你不要玩游戏玩太晚啊。」说着
    拖着沉重的步伐慢慢走回卧室。
      我也回到卧室,等待也不能闲着,约上阿阳来了一局王者荣耀,差不多半小
    时后我估计差不多了,走到妈妈门前敲了敲门,毫无反应,推门进屋,虽然没有
    开灯,看到妈妈仰面躺在床边,微卷的秀发显得有些杂乱地搭在脸上,衣服都没
    换,两脚垂在床边,应该是成了。接着还是那一套工作,注射药水……
      十五分钟后,妈妈已经躺在我的床上呼呼大睡,身上的运动裤已经被我扒下,
    妈妈今天穿的居然是一条粉红色的四角内裤,真是传统啊,前一次穿的黑色三角
    内裤好歹还有点性感的味道,今天也太保守了。我撩起妈妈上身的白色T恤,果
    然奶罩也是同款的粉红色,包住了妈妈大半肉球,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妈妈穿胸
    罩的胴体。我的手滑入妈妈的奶罩,轻轻搓揉起右乳。终究还是觉得胸罩很碍事,
    于是我把妈妈翻过来,从背面解开了胸罩的钩子,相比上一次的生疏,这一次我
    的动作显得熟练了很多。
      解开胸罩之后我没有打算把它们脱下,而是保持着挂在身上的状态,妈妈的
    白色T恤也被我撩起到露出两颗小白兔的程度,比起全部脱光,还是半脱的妈妈
    更加性感。
      我贪婪地扑了上去,一边用嘴吮吸着左乳,一边用手揉捏着右乳,我发现我
    更喜欢吸妈妈的左乳(会不会吸多了变得一大一小啊)。经过一天的奔走,妈妈
    的身体上的汗味交织着成熟女人的体味,给我的感官莫大的刺激,可能因为流汗
    了吧,连两颗乳头都有点咸咸的呢。
      妈妈的两颗乳头渐渐发硬,挺立在我的口水当中,本来平摊着的胸部上,两
    个坚挺的乳头显得格外显眼,似乎还变相地拦住了乳罩和T恤的下滑,卷起来的
    T恤下摆和乳罩的边缘就这样被维持在妈妈乳头上方。
      我感觉一阵口干舌燥,忍不住掏出肉棒,抓起妈妈的一只小脚摩擦起来。之
    前脱下妈妈运动裤之后,发现妈妈竟然穿的是肉色短丝袜,经过一天的奔波,妈
    妈的小脚早已蒸腾着淡淡的汗味和皮革的味道,这对我来说是最好的催情剂。一
    边用肉棒抵住妈妈裹着短丝袜的脚掌摩擦,一手抓住另一只脚踝凑到面前吻舔起
    来。
      「啊……妈妈的味道,太舒服了。」看着妈妈的红色指甲油的足趾,享受着
    妈妈的足交,妈妈的丝袜足底擦刮着肉棒,味觉和触觉的双重刺激几乎就要让我
    爆发出来了,我有意识地停了下来缓一缓。
      好险,刚才感觉都要到临界点了。还是慢慢来比较好,说来好笑,为了镇静
    下爆发边缘的肉棒,我还决定起身去给肉棒浇一点冷水。
      从厕所归来,淋了冷水果然消下去不少,妈妈还是跟我离开时一样,仰躺着
    大张着双腿,不过两只短丝袜的小脚上已经有一些黏液,虽然舍不得我还是决定
    把他们脱下叠在一边,打开妈妈的双腿观察起妈妈双腿间的禁区。
      叮咚,门铃响了。
      啥??我一头雾水,搞什么鬼啊,为什么这个时候有人来?
      我以最快的速度穿上短裤,至于妈妈,则匆忙地套上运动裤,胸罩已经来不
    及扣了只好将T恤和胸罩潦草地一并拉下,盖上被子,反正估计来人也不会进到
    我的屋子里。
      当我打开门看到阿阳傻呵呵的脸,我简直想一拳打死他。
      胯下的肉棒还未完全镇静,我一边拉扯裤子掩饰着下体的异常,一边没好气
    地说「这么晚了干什么?」
      尽管这么掩饰,还是没能逃脱阿阳的目光,他一脸坏笑道:「你刚才是不是
    在撸才开门这么迟啊哈哈哈?」
      我选择拒绝正面回答,「快说啊这么晚干嘛呢,我妈都睡了。」说着还望屋
    里看了一眼,阿阳绝不知道我妈其实已经被我脱得浑身凌乱倒在我的卧室里,他
    要是想进屋我一定要拒绝掉。
      「是这样的,我就来问问你明天漫展去不去,还有出名的COSER哦!之
    前给你发这么多次信息都不回我,干脆直接敲门来问。」
      啊……原来是这样啊,「可以可以。那就明天见。」动漫也算是我的一大爱
    好,但是现在有更紧急的事情,于是我说完就转头关上了门,还听见阿阳抱怨地
    说道,「看个片这么看把你急得。」
      把刚才的事抛到脑后,我回到房间里一把就掀开被子扑在了妈妈的身上。刚
    才的突发情况让我的慢慢细玩的耐心减少,我一把将运动裤连着妈妈粉红色的四
    角内裤一起脱下,甩在床边的柜子上。
      我跪爬着,撑开妈妈的双腿,妈妈的阴部也随之打开了一些。随着脸贴近妈
    妈的芳草萋萋地,混杂着多种气味的成熟女性的气息强烈地涌入,毕竟今天妈妈
    在外走动一天,回来也没有洗澡,多少还是有味道的(这其实也是我想说的,女
    人,尤其是成熟女人的下体,有一点味道才是正常的,绝不会是什么香甜口味),
    但是这味道我根本不在乎,双手托起妈妈的肉臀,像可口的大餐一样吻舔起来。
    一边还用余光向上看着妈妈的反应。
      妈妈此时简直就是一个高级的肉体玩具,任凭我这个儿子随心所欲地玩弄着
    自己身上最珍贵的一块地方,没有丝毫抵抗,只知道张开着双腿流着淫荡的液体。
      两片深色的小阴唇已经被我舔得滑滑嫩嫩,我把攻击目标转向了妈妈已经有
    些微微勃起的阴蒂,顺势用两只手指轻轻扳开妈妈的肉缝,只见里面粉红色的内
    壁已经有些湿滑,妈妈的小穴内壁的嫩肉像呼吸一样小幅度的收缩着。于是我直
    接将两只手指插了进去,顿时就被妈妈的小穴紧紧包住。
      真的挺紧的,我想着这两根手指肯定没我肉棒粗吧,可眼下插入之后根本没
    什么空间,难怪小弟弟插进去没两下就缴械了。我惊叹着妈妈小穴惊人的伸缩能
    力,四十多岁的年纪了还能这么紧凑,年轻时得多厉害啊,不知道当年的爸爸是
    不是比我更快地结束了呢。想到这里突然有些伤感,妈妈失去爸爸这么多年,为
    了我含辛茹苦,都没有再找一个,这样名器一样的嫩穴,在我重新打开它之前,
    不知道封闭了多久。平时我也很难得看见妈妈自慰,为了我陪读搬到这边之后更
    是完全没有,一定积累了很多的性欲吧,真是太浪费了。
      我一边想着,手指不停地在妈妈的小穴里来回抽动,逼肉四面八方地压迫着
    我的手指,一缕淫水顺着手指流淌到手背上,我感觉到小穴里越夹越紧,舌头也
    加速地拨弄着阴蒂,妈妈原本平稳的鼾声都变化了节奏,彷佛喉咙卡住似的呃了
    一声,随即一小股水流从肉缝顺着我的手流出,接着再次瘫软下去,小穴里的嫩
    肉彷佛也失去了魔力般地放松了我的手指。
      妈妈被我手指搞得高潮了?我突然惭愧地想,真是对不起妈妈,要是我的肉
    棒估计没两下就丢了,难怪上次妈妈没有这样的反应。想到这我轻笑了出来,就
    算妈妈主观上排斥或者忍得住性欲,实际上动物的本能是谁都丢不掉的。我从妈
    妈的肉缝中抽出湿淋淋的手指,本想着用餐巾纸擦一擦,转而干脆直接插入妈妈
    的小嘴里,玩弄了一下妈妈的舌头。
      妈妈你的淫水哦,好吃吗?至于手背上的淫水,则直接揩在了妈妈的脸颊上,
    妈妈端庄的脸蛋也被我玩弄得沾满淫水,在灯光下反射着淫靡的亮光。
      时候差不多了,接下来才是重头戏,我都佩服自己,忍了一个多月,还能这
    么从容地玩弄了大半天才上阵。
      我坐在妈妈的双腿之间,从床底拿出丝袜的包装,逐个脚给妈妈穿上今天买
    白色蕾丝长筒袜。看着身下昏睡的白丝美母,我满意地捉住妈妈的白丝脚舔了一
    口,新买的丝袜没什么味道有点遗憾,但是这副扮相我却很满意。
      「妈妈,你说你四十好几的年纪了,干嘛还穿白丝来装嫩啊?」
      我坏笑着握住肉棒在妈妈的嫩穴上蹭了蹭,因为妈妈肉缝早已被我充分地润
    湿了,所以毫不费力地撑开了妈妈的两片肉瓣,全根没入。此时的妈妈也和刚才
    一样。呃……地呼吸急促了一下,不过随着我的完全进入,再次趋于平稳,微微
    紧绷的大腿也软化了下来。
      「啊……妈妈我又来了哦,将志萍,我又来干你了哦。」我一边念叨着开始
    了抽送,下体一下一下地撞击着妈妈的肉臀,床发出低晃的咯吱声。
      依然是没有章法的冲撞,也不需要任何章法,那是服务女人才需要的东西,
    而现在妈妈昏睡不醒,只要张开腿为他的儿子服务就好了。
      妈妈的肉穴彷佛也秉持着这样的宗旨,紧紧握住我的肉棒,我将本来耸拉在
    我两侧的妈妈的白丝双腿抬起,竖直地并拢,这个姿势让妈妈下体的紧凑程度几
    乎翻倍,腔内的软肉曲折婉转,非常狭窄,而阴道口则紧刮着我的肉棒。我把妈
    妈的白丝腿抱在怀里,脸埋进妈妈脚掌漂亮的脚弓处拼命地深吸,吻舔,下身的
    抽插却愈发顺畅,我感觉快要到点了,于是放下妈妈的白丝腿折叠成M型,扶住
    两边紧实的大腿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啊……太爽了,将志萍,你这个肥肉垫,太爽了。」我禁不住发出声,肆
    意用平时绝不敢说出的污秽的语言侮辱着妈妈。身体用尽全力发起撞击,妈妈的
    两只白丝细足也随着激烈的晃动摇摆,我小小的房间里充斥着性器抽送的滋滋水
    声。
      「不行了……你怎么这么紧啊……草……」
      不顾下体噗呲噗呲地喷涌出沉积已久的精液,我还在疯狂地撞击着妈妈的性
    器,双手抓住妈妈摇晃的奶子变换着各种形状,揪弄着妈妈的乳头,发泄这最后
    的疯狂。
      哈……哈……我揣着粗气退出了妈妈的身体,射出的量依旧惊人,远远超过
    平时手淫的量。但肉棒却没有软化下去的迹象,虽然还处于射精之后的敏感期,
    但依旧坚硬如铁。
      「看来,妈妈,今晚还是得继续辛苦你了哦。」我笑着对床上的母亲说到。
      母亲没有任何的回应,乳房挺立,深色的乳晕似乎比之前更加涨大,白丝双
    腿摊开两边,彷佛再说:你行就再来呀。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给妈妈一个翻身,坐在妈妈的肉臀上,再次刺入妈妈湿
    润的肉缝……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