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公媳冲喜娘妻】71-72

    发布时间:2020-05-23 00:01:06   

                    71
      秋月赤裸的娇躯被父亲撞击的不断前后晃动,丰满的双乳不断的剧烈摇晃着,
    乳峰顶端的蓓蕾上,父亲的口水早已经干涸了。父亲一边抽送着一边看着秋月摇
    晃的双乳,还偶尔低头看着自己的阴茎在秋月的阴道中进进出出。父亲的眼睛已
    经不够用了,如果此时有两幅眼镜该多好。
      「啪叽啪叽啪叽……」父亲的胯部和秋月的胯部不断的快速撞击着,俩人的
    胯部已经湿了一大片,同时原本白里透红的粘液此时也慢慢的变了颜色,里面的
    红色越来越少,越来越透明。只是爱液刚变透明没有多久,竟然开始慢慢的变白,
    最后变成了白沫一样的东西,随着父亲和秋月胯部的不断撞击,那些白色的粘液
    越来越粘稠,最后俩人的阴毛中间不断拉起一根根丝线,就仿佛是……拉面一般,
    怎么拉都不会断,呃,虽然这么形容稍微有些恶心,但样式确实是如此。
      「嗯……嗯……嗯……」秋月紧紧咬着下唇,露出的部分已经变的发白,可
    见秋月咬的力度,同时秋月的鼻孔不断的娇喘着,发出一声又一声的鼻音。此时
    我不免得有些好奇,如果秋月此时张开红唇,那么声音是什么样的呢?一定十分
    的好听。以前的时候,听到秋月的声音大部分是在课堂上,声音响亮,穿透力强,
    在家里的时候,秋月和我说话很温柔,但是现在秋月的声音却十分的……娇媚,
    真的……无法去形容,反正就是让我感觉全身酥麻酥麻的,仿佛要融化了一般。
      「啪啪啪……啪……啪……啪……………………………………」父亲抽送了
    大约五分钟后,突然放慢了速度,最后用力的往前一顶,与此同时秋月的上半身
    不由得猛然挺起。
      「嗯……啊…………………………」而秋月挺起上半身的同时,她被牙齿咬
    住的下唇不断的从牙齿中间被迫的扯出,最后终于蹦脱了牙齿的束缚,同时婉转
    悠长的鼻音变成了呻吟,只不过红唇张开发出的呻吟,也明显带着压制的意味,
    但仍然十分的动听。或许这声呻吟应该是尖锐和高昂的,但是在秋月刻意的压制
    之下,反而变得更加的温柔,如泣如诉,充满了妩媚,听到这个声音的一刻,我
    的身体不由得一软,骨头都酥了。
      与此同时,秋月的双乳剧烈的起伏着,仿佛百米冲刺的运动员,经过冲刺后
    终于到达了终点的那一刻。后来我才懂得,秋月迎来了她人生中第一次真正意义
    上的高潮,父亲用粗长的阴茎在秋月的处女阴道中猛烈的抽送耕耘,只用了不到
    五分钟而已。而且处女膜破了,处女血此时也分泌完结了,从秋月阴道涌出的只
    有大量透明的粘液,在两人性器的摩擦之下,粘液已经变成了乳白色,粘在俩人
    的胯部中间。
      「呼……幸亏吃药了……」父亲保持阴茎尽根没入的姿势,胯部死死的抵住
    了秋月的胯部,两者之间没有一丝的缝隙,父亲不由得呼出一口充满舒爽的气息,
    之后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
      「如果不是事先吃了药,可能刚插进来我就射了,真的太紧了。秋月,你真
    的是水做的,好多的水……」父亲的双手不由得松开了秋月的双膝,之后低头看
    着闭眼的秋月说道,声音中带着深情和挑逗的意味。而秋月的双膝被父亲松开后,
    自由的敞开在父亲的腰部两侧,仍然摆成M型。
      而父亲空余出来的双手则攀上了秋月的细腰,在秋月的细腰和肋骨上慢慢的
    抚摸着,而与此同时秋月的双手不由得抬起,想去阻止父亲的手,可是让我有些
    意外的是,秋月的双手竟然可以微微的抬起了,虽然抬起的玉手忍不住颤抖,也
    显得十分的虚弱无力,但是真的抬起来了,抓住了父亲的手,只不过从她的十根
    玉指的力度可以判断,她此时还是虚弱无力的。父亲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在秋月
    的肋骨上抚摸了一下后,就攀上了秋月那对生机勃勃的处女嫩乳,在丰硕无比的
    乳房上揉捏和摩擦着。秋月的两个乳房就像是面团一样,被父亲按在掌心不断的
    揉搓着,变换着一个又一个的形状,而通过父亲的侧脸,可以看到父亲一边揉搓
    一边舔弄自己的嘴唇,好像很馋一样。
      「啪……啪……啪……啪啪啪…………」父亲揉搓着秋月的乳房,之后再次
    开始抽送起来,抽送的速度慢慢的加快,秋月的娇躯被父亲撞击的再次前后摇晃
    起来,只不过丰满的双乳不再跟随着身体晃动,因为它们被父亲牢牢固定在掌心
    之中。父亲的手很大很大,但是此时却根本无法握住秋月的双乳,大量的雪白乳
    肉从父亲的手掌周围显露了出来。
      「啊……哼……嗯嗯……」在父亲开始抽送的时候,秋月猝不及防之下发出
    了一声突兀短暂的呻吟声,之后秋月再次咬住了红唇,不断发出一声高过一声的
    鼻音,看得出来秋月似乎不像发出声音,奈何她根本忍不住。此时秋月的双乳还
    抓着父亲的手,秋月的手在上,父亲的手在中,秋月的双乳在下,三者就这么重
    叠在一起。如果不懂得人还以为是秋月主动抓着父亲的双手按在她自己的乳房上,
    而实际上秋月想用自己残存的力气把父亲的脏手拿开,也想表明自己依然不情愿
    的态度。
      与此同时,秋月分开在父亲腰部两侧的双腿也微微的上下滑动着,似乎想把
    腿收回到刚刚的样子,之后给父亲凌天一脚,但是秋月的玉足连父亲的腰部都跨
    不回来,显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父亲没有任何顾虑的享受着秋月的处女身,可
    以说秋月身上所有的第一次都被他得到了。父亲一边抽送一边抚摸着秋月的双乳,
    此时父亲犹如犁地的老牛一般,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父亲常年从事重体力劳动,
    所以无论是力气还是耐力,还有身体的强壮程度,在村里都是数一数二的,此时
    和秋月较弱的身子来对抗,父亲完全可以占据绝对的上风。秋月的玉体就仿佛是
    一片嫩绿的树叶,在父亲这股狂风暴雨中,只能随风漂泊……
      「嗯嗯嗯……啊……嗯嗯……」而在父亲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烈的抽送之下,
    秋月咬着红唇的力度似乎越来越松解,那种意志也越来越松动。看到这一幕,父
    亲不由得舔弄了一下嘴唇,之后他短暂停止了抽送,往下一趴,双手也松开了秋
    月丰满的双乳,强壮黝黑的身体一下子趴在了秋月的玉体上。
      「唔……唔…………」与此同时,父亲身下被压着的秋月,不由得发出了唔
    唔的声音,父亲是歪头吻上去的,所以从父亲的脸颊旁边我看到了秋月的一只眼
    睛。在红唇被父亲吻住的那一刻,秋月的眼睛短暂的睁开了一下,或许是因为父
    亲吻的太过突然,睁开眼睛的一瞬间,我在秋月的眼中看到了一丝虚弱,一丝迷
    离,一丝不愿,还有一丝……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父亲的双手扶住了秋月光滑雪白的肩膀,之后胯
    部再次耸动了起来,不过刚刚是前后耸动抽送,现在变成了上下耸动抽送。父亲
    黝黑的大屁股不断的上下起伏,胯部和他的腹部不断和秋月的身体撞击着,发出
    了一大一小,一高一低两个声音,而两个声音的间隙又十分的短暂,所以两个声
    音重叠在一起,让肉体撞击的声音也不由得变了味道。
      我居高临下,正好可以看到父亲黝黑的大屁股,两个臀瓣分开,臀沟可以看
    到清晰浓密的后腚毛,后腚毛中间是一个硕大黝黑又恶心的大屁眼,往下就是一
    个鼓鼓长满阴毛的睾丸,往下就是一根粗长无比、布满白色粘液的大鸡巴,此时
    正在秋月同样布满白沫的阴道中进进出出着……
                    72
      我的阴囊整体也就是鹌鹑蛋差不多大,而父亲的大阴囊比鸡蛋还要大,甚至
    可以赶上鹅蛋的大小。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阴囊的作用,只是感觉父亲的阴囊大
    的有些过分了。此时随着父亲的抽送,鹅蛋大小的阴囊也不由得上下翻飞,每次
    插入的时候,阴囊都会拍打到秋月的臀沟中间。此时我不由得慢慢往下移动身体,
    让看的角度在往下一点,结果真的看到了俩人相连的地方,只见父亲的阴茎不断
    的在秋月的阴道中进进出出,两片粉色的阴唇此时已经微微有些红肿,比刚开始
    要肥厚很多。随着父亲抽送,秋月的两片阴唇不断的外翻着,阵阵乳白色的粘液
    从秋月的阴道中涌出,最后汇集在她的臀沟处,流到了秋月粉色的肛门处,还没
    有来得及继续的往下流淌,就被父亲不断拍打在秋月肛门处的阴囊给拍打击飞到
    了床单各处。
      我也终于看到了秋月的肛门,一个粉色的肉旋,在雪白的臀沟中间是那么的
    显眼。父亲的屁眼是又大又黑,周围还长满了黑毛,而秋月的屁眼却是又圆又粉,
    比父亲的屁眼好看多了。此时父亲的阴囊不断的甩动拍打着秋月的肛门,粉色的
    菊花肉旋在我的眼前忽闪忽闪的若隐若现着。
      「吧唧吧唧吧唧……」父亲鹅蛋大小的阴囊不断撞击着秋月的肛门,白色的
    粘液在两者之间不断的拉扯,父亲的阴囊皮和秋月的肛门之间拉扯着一根根白色
    的粘液丝线,一切都是那么的萎靡和淫荡。
      「滋……滋……嗯……」此时的父亲双手扶着秋月的肩膀,虽然我看不到,
    但是可以听到父亲和秋月接吻的吸吮声,同时父亲不断的喘着粗气。秋月的双手
    此时死死的抓着床单,承受着父亲一声又一声的撞击。
      「啵……呼……」亲吻了许久之后,父亲终于停止了亲吻秋月,之后重重的
    呼出一口气。
      「啪啪啪啪……」父亲一边大力的抽送一边挺起了上半身,之后双手抓住了
    秋月的双乳,这次没有来回的揉搓,就是那么简单的用两手覆盖住了秋月的双乳,
    胯部猛烈快速的撞击着秋月的胯部,震耳欲聋的肉体撞击声越来越清脆和响亮。
      「嗯嗯嗯……呃……嗯…………」而秋月此时上下晃动着,不断承受着父亲
    的撞击,同时她的双唇紧紧的抿着,嘴唇上已经沾满了父亲的唾液,此时的秋月
    脸色潮红,而且枕在枕头上,头部不断的左右来回的晃动着,似乎在强忍着什么。
      「不行了……不行了……啊……不行了……射……射了………………」就这
    样抽送了不到半分钟后,父亲一边抽送一边语无伦次的说道,似乎带着焦急还有
    极度的兴奋,与此同时秋月也听到了父亲的这些话,只见她精致的五官扭在一起,
    充满了纠结和挣扎,但是却又无可奈何。
      「啪……啪……啪………………………………」父亲的抽送变得疯狂而快速,
    最后变得越来越慢,直到最后一插,父亲的阴茎紧跟没入,同时长满黑毛的胯部
    和秋月的胯部死死顶在一起,没有丝毫的缝隙,与此同时父亲的上半身不由得往
    下一趴,压在了秋月的身上,胯部顶着秋月的胯部,一耸一耸的,但是没有把阴
    茎拔出来,虽然阴茎已经插入到了尽头,但父亲还是往前拱,似乎想要连阴囊都
    一起插入到秋月的阴道中。随着父亲趴下,我也再次看到了父亲那鹅蛋大小的阴
    囊,只见那个大阴囊此时就仿佛是一根心脏一般,收缩和跳动着,就仿佛是一个
    橡胶球,正在不断往秋月的阴道中挤压着什么。
      「啊……唉…………………………」与此同时,抿着嘴唇压抑许久的秋月在
    这一刻,红唇崩开,她似乎再也珉不住了,同时张开的双唇中间发出了两声完全
    不同声色的婉转呻吟声,悠长而缠绵,虽然不具有强烈的穿透力,但是听在别人
    的耳中,却是那么的拨动人的心弦,让人浑身酥麻、销魂……与此同时,秋月分
    开在父亲身体两边的双腿,此时也不由得微微抬起和挺直,或许在这最后一刻,
    秋月终于恢复了一丝力气。而且,我发现父亲趴在秋月身上的雄壮身体,也在这
    一刻被拱起了一下,而且不是父亲自己挺起的,是被身下的秋月顶起来的。在第
    二次高潮的这一刻,秋月挺起了上半身,用自己丰满的双乳把父亲给拱起。
      「呃…哦……」随着父亲的阴囊收缩停止,父亲趴在秋月的身上一动不动,
    仿佛死过去了一般,趴在秋月丰满纤细的娇躯上不断的喘着粗气,而秋月此时的
    双腿微微的颤抖着,原本死死揪住床单的玉手此时也终于放松了下来。
      楼下的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刚刚的狂风暴雨停歇了,只剩下父亲和秋月粗重
    的喘息声,俩人就那么重叠在一起一动不动。此时我看着被父亲压在身下的秋月,
    脑海中想着秋月会不会被父亲压坏?毕竟父亲身体好重,而秋月又十分的苗条。
      此时我能够看到秋月的脸庞了,因为父亲把脸埋在了秋月的脸侧,额头枕在
    了秋月旁边的枕头上。此时的秋月没有睁开眼睛,微张的红唇许久之后才重新闭
    合,而在这一刻秋月的双眸也虚弱的睁开了,她看着屋顶,仿佛在和我隔着木板
    缝隙对视着,但是从她眼球的角度来看,她没有发现我。此时她双眼无神的看着
    屋顶,之后又微微转头看向了旁边,是一个长满络腮胡子的侧脸,秋月的眼中不
    由得涌出了晶莹的泪光,之后秋月的脑袋又微微的转动,最后看向了床单,用自
    己的后脑勺对着父亲……
      「呼……」许久之后,父亲似乎恢复了过来,只见他重重的呼出一口气,之
    后从秋月的身上慢慢的起身,双手撑在了秋月的脑袋两边。此时的父亲看着秋月,
    看着秋月侧脸微微的流泪,似乎不想看到他一般。此时我看不到父亲的脸,但是
    感觉父亲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同时呼吸也有些紊乱,似乎有些紧张和害怕。
      「滋……啵……」父亲不由得挺起上半身,之后胯部慢慢的往后撤,那根在
    秋月处女阴道中浸泡了很久的阴茎慢慢的拉出,上面已经沾满了白色的粘液,随
    着一声脆响,父亲的大阴茎终于从秋月的阴道中拔出,在父亲的阴茎拔出的那一
    刻,秋月的胯部还细微的往上挺起了一下,同时正在流泪的双眸也不由得眨巴了
    一下,呼吸也紊乱了一下。看得出来,父亲这一拔,也给秋月带来了不小的刺激。
      随着父亲的阴茎拔出,秋月的阴道口显露了出来,只是秋月的阴道口在这一
    瞬间没有闭合,反而露出一个和父亲阴茎一样直径的大圆洞,透过圆洞能够看到
    秋月阴道里面粉色的腔肉还有一个豆粒大的小肉球,而且阵阵白色的粘液从秋月
    的阴道中涌了出来,划过秋月的肛门和尾椎骨,之后滴落在了屁股下面的那块白
    布上。此时我傻傻的再次好奇起来,看着那些白色的粘液,仿佛牛奶一般,这些
    东西是什么?怎么父亲尿尿是白色的「牛奶」?而我尿尿要么就是透明的,要么
    就是黄黄的,我从来没有「尿」过这么白这么浓的。
      「呼……」父亲再次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之后慢慢的下床,此时他胯间的
    大阴茎还坚挺的勃起着,随着父亲的动作而上下晃动跳跃着,只是黝黑的鸡巴上
    好脏,都是白色的粘液,湿漉漉的,看着就恶心。父亲下床后,拿起了卫生纸,
    之后开始给秋月的胯部轻轻的擦拭着,把那些涌出的白色粘液擦拭干净。一团又
    一团,父亲不知道用了多少片卫生纸,只是秋月阴道中涌出的白色「牛奶」怎么
    也擦不净……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