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灵幻人皮欢迎续章

    发布时间:2020-07-06 00:00:47   


    「王先生,合不合适呢,这是我公司最好的房子了,地方宽大,环境清幽…
    …而且价钱还很抵的,可以考虑一下呀,」经纪说。

        「唔,也好,不过地方好像大了些,不知价钱方面可否减些……我没那么多
    钱呢!」我说。

        「那不是问题,业主说只要是合适的人,平一点也没问题的,」经纪说。

        「那么我就租了这儿吧,反正我也没地方住呢,呀,请问这里的家具是否一
    起给我用的。」我说。

        「当然,当然,业主说过家具一起给住客享用,不另收费,真是很抵租的。」
    经纪说。

        「那好吧,我跟你回公司签租约吧。」我说。

        就这样的,我租下了这一所房子,它位于市郊的一处地方,背山面海,环境
    清静,楼高两层,面积大约有仟伍呎,四房二厅,但租金却那么低,只需二仟伍
    佰元,怎么也找不到呢,而且还包括家具,一应俱全。说实的,我现在是一名无
    业游民,积蓄也不多,以这儿租金加上生活上的开支,我估计不出一年就花光了。
    所以也正在努力找工作呢。二天后,我到地产公司拿这房子的门匙,顺便签了租
    下这房子的确认书。拿过门匙,准备离开……

        「呀,先生……小心一点……」经纪疑惑的向我说。

        「小心什么?」我说。

        「呀,没什么,希望你住得舒服吧。」经纪说。

        「多谢。」我说。

        就这样,我从旧屋收拾了一些衣服就住新屋子去了。打开大门,进入这所房
    子里,地方真的宽大呢,那么平的租金,不知会不会有鬼呢,我心在想。不要想
    那么多了,有鬼也无妨,反正我又没有害她,各有各住呢。于是我在这里四处打
    量一番,找了一间最大的套房将我的衣服放好,顺便四周打量一下环境,那么多
    房间只有我一个人住,但有一间房间是锁着的,说实话真的有点怕。这天我忙着
    打扫这屋子,抹窗,扫地,整天在打扫,忙了一整天,晚上吃点儿东西,洗过澡
    后就去睡觉,很快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铃……铃……」

        「唔…那个这么早就打我的手提电话来呀…」「喂!那一位呀。」我说。

        「呀,早晨,王先生你好,我是经纪张呀,这么早打扰你真不好意思,」经
    纪说。

        「什么事这么早来电呀,我昨天忙了一整天呀……」我说。

        「呀,没什么,只是前几天你来我公司签租约时忘了给你屋子所有房间的锁
    匙吧,请你有时间上来我公司拿好吗。」经纪说。

        「好吧,我一会儿来拿吧。」接着我收线了。

        给他这样一嘈,睡不着了,只好起床洗个面吧,穿好衣服后离开房间,途经
    那间锁着的房间,停留了一会看了一眼……走了。到了经纪张公司时,除了经纪
    张外,还有一位老太在这里,经纪张一见着我,说道:「王先生你来了,来,请
    坐,我来介绍,这位是蒙老太,是你住的那间屋的屋主。」经纪说。

        「蒙老太妳好,我是妳那间屋的新租客,多多指教!」我说。

        「那里,那里,听经纪张说这间屋你是新租客,我又忙了将所有房间锁匙交
    给他,所以特地拿来给你的,真不好意思了。」蒙老太说。

        「要蒙老太亲自拿来才不好意思呢,交抵给经纪张就可以了,我会上来拿的。」
    我说。

        「我也是这样说的,但蒙老太坚持要亲自拿上来呢」经纪张说。

        「不要这样说,我也想看看我的新租客是什么样子的」蒙老太说。

        「现在我也放心了」,「王先生,这是那间房间的门匙,现在交给你了。」
    蒙老太说。

        「谢谢妳蒙老太」我说。

        「好了,我现在也放心离开香港了,再见,王先生。」蒙老太说。

        「蒙老太,我先送妳出去吧,请这边来……」经纪张说。

        之后我从经纪张里签过接收锁匙的文件后就离开了。回程时我在报滩买了份
    报纸准备找新工作用的。回家后我将锁匙放在茶几上,然后开始看报纸找工作了。
    可惜找了好几份,打了几次电话都是不请人,不是学历不够,就是不请男的,真
    是性别奇示,算了,又不是要立即就找到工作的,迟点再找吧。静下来看到茶几
    上的门匙,好奇心下要看看这锁着的那间房里有什么东西,干吗要锁着它呢,于
    是拿起门匙往楼上的房间去,来到房间前,将门匙插入匙洞,卡卡两声,房门的
    锁打开了,一推门,~~依~依~的声音,这房子好像很久没有人进过来似的。
    房里漆黑一片,我在想:「灯制在那里呢,呀,在这里,卡一声,灯亮了,房间
    虽像是很久没有人进过来,但地方仍然很整洁,一尘不染,唔,是一间书房吧,
    奇怪得很呢,这房间跟其它的房间分别很大呢。我四处走走,来到一张书桌前,
    停了下来,好像有一股吸引力吸引着我,我坐下来打开书桌的柜门,里面有一本
    相簿,一本日记,一条链咀,两条锁匙及一张字条,我拿起字条一看,是一组号
    码,我不以为意的放下,再四处打量一下,来到一个高身书柜面前,打开来看,
    里面是一些我看不懂的书籍和一盒东西,这盒子也很大,长方型的,不算太重,
    好奇的想打开来看,突然灯光忽明忽暗……盒子打开了,看到了是一个胶的女性
    娃娃,有头发的,样子也算很美,质地很柔软,很像真人呢,看了一会我把她放
    回盒内,心想,怎会放这种东西在这里的,房里面的灯光闪现不定,看来是电灯
    炮烧坏了,还是换个新的吧,临走前我在书桌柜里拿了一本相簿才离开这房间。」
    离开后我回楼下大厅坐下,看看相簿内的是那一位,打开相簿一看,怎么里面没
    有相片的,相簿不放相片还算是相簿吗,我番来番去,终于在最后一页看到一张
    相片了,这照片很尘旧,而且被撕掉了一边的,剩下来的一边有位不算美丽的中
    年妇人,样子还过得去吧,谈不上美丽,看吧合上相簿拿回我的房间里,并换个
    衣服到超市里买东西去。一买就买了整个下午,回家时已夜了,我赶快将食物放
    进雪柜里,将日用品放到适当的地方,之后吃过饭后就去睡了。睡到半夜,朦胧
    的听到房外好像有声音,我好奇的想,这屋子除了我外还有其他人吗,会不会是
    贼呢?于是静静地打开小小房门从空隙中看出房外,但看不到有人走过,反之我
    看到那间锁着的书房里有灯光渗出来,奇怪,这房间的灯我明明离开时是关了的,
    现在怎会着了的,于是大着胆子走近这房间看过究竟,我静悄悄的打开小小门从
    隙缝中看进去,不看由自可,一看吓了一跳,我看到的是那个中午在这房间里看
    到的那个胶娃娃,不,是一块人皮才对,她坐在书桌前好像写东西似的,突然她
    好像发现了我似的,她的头一百八十度的转过来看着我,我哗的一声就被吓晕了,
    当我省来时我已在大听坐着,而她,即是那张人皮就坐在我对面看着我。

        「哗,鬼大姐,我和妳前世无冤,今世无仇,你不要找我呀~~~~」我声
    泪俱下地说。

        「王先生,你不用怕,我不会害你的。」那张人皮说。

        「哗,妳不害我,干吗在我面前出现呀~~」我说。

        「我等了这机会五年了,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合适的人,我不会放弃的~~」
    那张人皮说。

        「妳~~妳~想杀我吗?」我说。

        「不是这个意思,我本无心伤害你的,只是想求你帮我一个忙吧,只有你才
    能帮我报仇的,求求你呀!」接着这张人皮就跪了下来向我请求。

        「不要这样说,妳不要我命我已感激万分了。妳说的报仇~~报什么仇呀?
    说来听听。」我说。

        于是那张人皮说出了这事的前恩后果,为何会被杀,又不能报仇的种种因由
    告诉我,同时要找到两件东西(这个是故事的主要骨干,迟些会有详细交代的)

        「那妳要我怎样帮妳呢,我文又不能,武又不得,说到钱银就得个吉,我怎
    能帮妳呢」我怨气地说。

        「你可以的,只要你愿意就成了。事成后我会给你一笔可观的金钱作为报酬。」
    那张人皮说。

        「那……那…好吧,妳说来听听呀,可以的话那就帮妳吧。」我说。

        「我只是想借你的身体吧了。」那张人皮望着我说。

        「那妳不是要了我的命吗,不能不能,妳又说不会害我的。」我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用你的身体来穿起我这件人皮吧,因为只有你这
    救星才能帮我报仇的。」人皮说。

        「救星?那……那好吧,我帮了妳妳不要害我呀,要怎样做呀!」我说。

        「谢谢你肯帮我这个忙,小女子感激万分,你只要脱光衣服,将我这件人皮
    穿上就行了,当你穿上后,我两的思想会合二为一。」人皮说。「就这麽简单?」
    我说。「是,就是这麽简单。」人皮说。

        于是我脱光了衣服,包括内裤,现在赤裸裸的在人皮面前,我拿起了人皮准
    备穿上,人皮的背后有条隙缝,岗好让我的身体穿进去的,我好像女生穿丝袜一
    样,先将两条腿分别穿好,再将人皮好像穿紧身衣一样慢慢的拉上身上,而手的
    的位置好像带手套一样的穿法,最后是面具了,我将面具套过我的头,奇怪的事
    发生了,这张人皮背后的隙缝慢慢的合了起来,完全密封了我的身体,而她的胸
    部也渐渐的涨大起来,而且变得坚挺,足有34C大呢,下阴的小弟弟也不见了,
    代之而是一块黑密的草原,腰部也变得纤细,连声音也变成女声了。

        「以后你就是我,我以后就是妳了,谢谢王先生为我这样做,」「是了,到
    现在我还未知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蒙冰——」

        灵幻人皮(二)

        备注:以下两者的对话是用思想对话的。

        「蒙小姐,那现在怎样了,我已穿上了妳的人皮,我要怎样做才好呢?」

        「王先生,真的过意不去,只有你穿上这人皮,我才能和你时刻保持联系,
    我有很多东西要告知你,请你听清楚以下每个细节。」

        「王先生…」,「不要老是叫我王先生啦,我叫王柱天,妳也可叫我阿天的。 」

        「不如我叫你作天哥吧,你也不要称我蒙小姐了,生前人人都叫我冰儿的,
    你也这样叫我吧。」

        「冰儿……我看还是穿回衣服会好一些,不然我怕会冷伤风呢。」

        「呀,是了冰儿,我是不是以后都不能脱下这件人皮吗。」

        「不是,只要你需要时随时都可以脱掉的,我不会阻止你的,我告诉你怎样
    脱掉它的方法,你听清楚吧……」

        「那又不要这么急的,我只是随口说说吧,不要太认真。还是穿回衣服好一
    些;咦,我应该穿女装还是穿男装呢,我可没有女装呢。」

        「天哥,你暂时还是穿回男装吧,待明天我们才去购置一些衣服吧,现在请
    你一边穿衣一边听我说出我的计划吧……(详细情形以后会有交易代)」

        就是这样蒙冰跟柱天说出她生前的一切,如何被谋害,害她的人是谁等种种
    经过……

        「啍!冰儿,真是太无法无天了,这样的事如何能做得出来的,真是太岂有
    此理###妳放心,只要我能做得到的,即管叫我去做吧,我一定会全力帮助妳
    的。」

        「多谢你,但我看你现在还是早一点休息吧,明天一早我们要办理很多东西
    呢。」

        「呀,那……早点睡吧!」

        「天…天哥,要不要脱掉这件人皮呢……我怕你不习惯呢……」

        「不…不用了。反正我以后多的时间要穿着它的,就待我习惯做个女生吧,
    妳不用介意呀。」

        「多谢你……天哥…」

        「不用客气,我…我去睡了。」

        我就穿着这件女生人皮开始一段另类的人生了。

        第二天早上。

        「早晨天哥,昨晚睡得好吗?」

        「呀,没什麽,只是胸前多了两团肉不太习惯吧,没事的。」

        「那就好了,我们快吃点早点,然后出外买点女生衣服吧。」

        「那就快点吧。」

        就这样我穿了一套运动衫及运动长裤,加上波鞋就外出购物了,我们先到市
    中心的百货公司的鞋店里买鞋,冰儿她选了两双四寸高的尖头高跟鞋,一双短筒
    靴和两双齐膝长筒靴,也是四寸高跟的,然后到服装店里买了几件套裙,短裙,
    恤衫,外套等,又到晚装专门店里买了几件性感的晚礼服,又到化妆品专门店里
    买了些化妆品及名牌香水,到名牌手袋店买了几款时款手袋,最后到内衣专门店
    里买了几件名牌胸罩,内裤,调整型内衣,塑身功能丝袜等女生用品。

        「哗,冰儿,买了很多啦,我快没钱啦,我的银行户口里的钱差不多花光了。
    妳这样买买东西,就花了我接近四万元呢……」

        「对不起,我生前是这样买东西的,这些钱我会还给你的。」

        「我又不是这意思…只是…只是……没什么了。」我看着钱包里的钱差不多
    花光了,很心酸呢…

        「不要这样吧,我们还是赶快回家,妆扮好后我们还要到银行拿点东西的。」

        「到银行,拿钱吗?」

        「我会给你的,不要这样心急好吗。」

        于是我揪着一包二包的东西回家后,把东西放好后,先行洗个澡,然后开始
    我的化妆了,在面上打点底粉,薄薄的涂上脂粉,眼影,唇膏等。之后穿上黑target="_blank">class="innerlink">色
    蕾丝胸罩,再穿上灰黑色塑身功能丝袜,此丝袜穿上后使脚部线条更为突出,看
    起来很修长呢,再穿上暗花米白色丝质长袖恤衫,佩上一条深蓝色的半截裙,最
    后穿上黑色软皮短筒靴及拿了一个黑色名牌LV袋作佩衬。再去书房的书桌内拿
    出那两条锁匙的其中一条及一些文件。然后就出发到银行去。

        「冰儿,妳可否行慢一点呀,我的脚很痛呢。」

        「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呀。」

        「我是想说,我是一个男生,要穿成这样子我也不介意,但是妳所穿的衣装
    却令我有点儿难受呢,由其是妳所穿的丝袜和靴子,都使我的腿很不习惯呢,妳
    怎会穿这么紧的丝袜的,我整条腿给它包得紧紧的。」

        「但你现在是女儿身呀,女儿身就要穿丝袜才够大方得睇的,这丝袜能令你
    的腿看起来又修长又美丽,亮亮的,多可爱呀。」

        「好了,好了,就照妳的去做吧,但可否行慢一点呢,我的脚真的很痛呢。」

        「好吧,但你也得习惯一下吧,你要这样穿的时间多的是呢,以后你在家时
    也这样穿好了,等你习惯穿后你便不会这样说了。」

        「呀~~做女生真的不好受呢。」

        到达银行后,冰儿和我去到银行的保管库的位置,经过银行职员的核对身份
    后,职员便带我到保管箱房间里拿出我的保管箱来。

        「小姐,请妳随便地看吧,我先行出去了。」职员说。

        「冰儿,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来的,要放进保管箱里那么神秘呀。」

        「这是我在生时在瑞士银行保管箱内的东西,只要找到它,我的报仇计划才
    可以进行。」

        「那我们是不是要到瑞士去呢,但我没有旅行证件呢,妳不是要我以这个女
    生身体出境吧。」

        「对,我就是要你以这个女生身份出境,你放心好了,出境的证件我会给妳
    弄回来的。」

        「怎样弄来呀,现在是出境,不是玩呀,没有旅行证件怎样出境呢。」

        「你放心,我在出境处有个朋友,我在生前他欠我一个大人情,这个人情他
    一定会买给我的。」

        冰儿拿出那条锁匙打开保管箱的锁,箱子打开了,里面藏着一些文件,一封
    信及一些现金,全是美金呢,冰儿将这些物件拿进手袋里,然后将保管箱锁好就
    离开了保管库了。临离开银行前我到柜面对换了一些港币才离开。

        「我们现在是否去找妳的那个出境处朋友呀。」

        「又不要这么心急,我要先到一个地方拿回一些衣服先。」

        「又拿衣服,妳不是已经买了吗。」

        「我不是说这些衣服,要有这款衣服才行的。」

        于是我们便乘车到达郊外一处地方,下车后行了数十分钟,来到一幢村屋旁,
    上前按门钟。「叮当……叮当……」

        「那位呀。」屋内的人叫道。

        门开了,「妳找那位呀。」一位中年妇人问我道。

        「我是蒙冰小姐的朋友,她说有些东西放在妳这里,现在想来取回的,烦妳
    可以拿回给我吗?」

        「呀,妳是蒙小姐的朋友呢,请…请进来谈呀!」

        「蒙小姐最近好吗,她已很久没来这里探我了,她现在怎样呀,她好吗?」
    中年妇说。

        「冰儿,现在怎样回答呀,我不懂呀。」

        「不用担心,我来答她。」冰儿说。

        「太太妳好,我是蒙小姐的私人秘书,蒙小姐现在在瑞士工干中,她说有些
    衣服在妳这里,叫我来取回它的,妳可否给我拿出来吗。」冰儿说。

        「好,妳先请等一下,我现在就去给妳取来。」中年妇说。

        等了一会,中年妇取出两大袋东西来,「就是这两袋了,我保存得很好的,
    还是盖着火漆印的,我没有打开过呀。」中年妇说。

        「那就好了,我现在也要走了,改天我再和蒙小姐来探妳吧,再见。」冰儿
    说。

        就这样取了两袋东西回家,「哗,真的累死了,这高跟靴子穿得我的腿很痛
    呢。」一进屋内就马上将靴子脱去并说。

        「这两袋是什么衣服那么神秘呀,要用火漆印来封印这么严重。」

        「里面是一些乳胶衣和一些紧身衣服饰,是用来给你穿的。」

        「什么?我穿?」听后一下子就弹了起来说。「我已穿了这张人皮了,还要
    我穿这些什么乳胶衣…紧身衣吗。」

        「对呀,你将来的工作里有很多时间要这样穿的,这样你才能接近他,我才
    有机会报仇呀。」

        到底是什么一回事,将来的工作要穿乳胶衣和紧身衣,这是什么工作呢,下
    回分解灵幻人皮(三)

        「这是什么工作呀,要穿这乳胶衣和紧身衣的。」

        「其实你要接近的人,他叫东尼,是我以前公司的合作伙伴,也是公司的产
    品设计师,得到很多外国生产商的认同,是位非常出色的人才,也是一个心狠手
    辣和卑鄙的人。」

        「这样的人在公司妳还叫我入这公司当工作,妳是有心害我吗?」

        「那你又不用害怕,我会时刻地保护你的安全,你不要小看身上这张人皮,
    当你穿上后,你便会有超能力来保护你。」

        「是真是假呀,超能力……」

        「真假也好,你现在不需理会,你现在要学习如何穿着这些乳胶衣和紧身衣,
    快点穿吧。」

        「又穿,已穿了这张人皮了,还要穿这些乳胶衣,真是的……」满口不是味
    道说。

        「要怎样穿呀。」

        「你先将身上衣服全部脱下来先,然很穿上乳胶衣吧。」

        「全部衣服脱掉,那内衣也一起脱掉吗。」

        「对,全的脱掉。」

        就这样,我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全部脱下来,包括塑型内衣和塑身丝袜
    等。

        「好了,终于都可以脱掉这件塑型内衣和丝袜了,真是轻鬆得多呢。」我心
    在想。

        「现在拿起那件肉色的乳胶衣吧。」

        我伸手拿起这件肉色全包式的乳胶衣,手感真的很好,很柔软,很薄,我看
    到这乳胶衣的面具是只有开眼部的两个小孔鼻的两个小孔,其它部位是密封的,
    而且这乳胶衣的形状很像一个人形,大小和人的体形相近,穿后一定非常贴身的,
    背后只有一条拉链来连接这件乳胶衣,不知穿了后的感觉会是怎样的呢。

        「现在怎样穿呀,我不懂呢。」

        「我会教你穿的,你只要照着我说的方法,你很快就会将它穿上身的,但会
    有一点儿紧的。」

        「好吧,妳快说出怎样穿吧。」

        于是冰身说出如何穿着乳胶衣的步骤。你先拿起乳胶衣将它的背部拉链松开
    先,然后坐下,先将手从乳胶衣的背部伸入去,拿起乳胶衣两条腿的其中一条,
    慢慢将它卷起,卷起后就好像穿丝袜一样将脚从乳胶衣的背部穿进去,要慢慢地
    穿,不要心急,但这乳胶衣果真比丝袜更紧贴皮肤,我穿了后久仍然未能穿乳胶
    衣套在脚上,只得续小续小的穿,良久的,终于都把乳胶衣的脚部套进了我的脚
    掌了,很费力气呢,我小心的调节乳胶衣,直至它紧贴我的小腿为止,完成后我
    重复以上动作将我的另一条腿也套进乳胶衣里,两条腿也套进去了,真的很紧呢,
    这时我将乳胶衣慢慢的向上拉,拉过膝盖位置,直至到达大腿位置才停下来,但
    我要不时轮流的在两腿之间不停的拉扯着,可让乳胶衣完全紧贴双脚,没留半点
    空隙,这时我再将乳胶衣拉过屁股位置,但拉的时候很费力,乳胶衣将我的屁股
    包贴得圆圆浑浑的,屁股下还有一条拉链呢,很诱人,之后我再将乳胶衣向上拉
    扯,穿过腰部,跟着将手放进乳胶衣的手部位置,这位置的乳胶衣比脚部的还要
    紧呢,我续小续小的将手穿进乳胶衣里,但进度很慢,当我的手指完全放进乳胶
    衣的手套位时,我已经用了十五分钟时间,再将乳胶手套慢慢的向上拉扯,直至
    它完全紧贴我的手臂,再用同一方法穿另外一只,完成后我察觉双臂很有光泽,
    很美,我从来没发觉双臂是这么美丽的,现在乳胶衣差不多已经覆盖我全身,当
    手臂穿好后,乳胶衣已将我的胸部包在里面,现在只剩下面具了,我手拿着面具
    往头部套下去,再小心将面具调整至完全紧贴面部,鼻孔和眼睛的位置妥当,呼
    吸和视觉一切正常,现在就只差背后的拉链拉好后,这乳胶衣就穿好了,我将手
    往后将乳胶衣的拉链小心地拉上,但拉链拉上的时候,很慢,很难拉,不能一下
    子就将它拉上,但越向上拉,乳胶衣就将我的身体包得越紧,每向上拉扯,乳胶
    衣就收得紧紧的,最后,嗦的一声,拉链终于都拉到顶了,乳胶衣已完全密封了
    我的身体,面具也极贴面的紧贴着我的面,手脚也被乳胶衣完全包裹着,现在我
    仿佛像一个塑胶公仔,全身光亮的,女性的体态在这乳胶衣下表露出来,那修长
    的美腿,纤纤玉手,圆浑的屁股,幼细的腰姿,丰满的胸部,和那神秘诱人的面
    孔,在隔着面具的情况下,面额和咀部若隐若现的浮现出来,多诱惑呢。乳胶衣
    穿好后,我走到镜子前面,欣赏一下自己的身段,在乳胶衣的包裹下,很美丽,
    在镜前我摆了几个姿势,真是极具诱惑呢,但静心下来才发觉乳胶衣的紧贴度比
    起塑身内衣还要紧贴身体,我用手去触摸身体每一寸皮肤,发觉乳胶衣已完全代
    替了我的皮肤,我的一举手一投足,乳胶衣上都没有半点折痕,紧贴程度就尤如
    自己的皮肤一样,很神奇呢,这时我望着镜子,手不奇然的往下面摸索,当手接
    触到下阴时,我自慰起来了,一种难以抗拒的感觉自我这下动作勇现出来,那种
    欲先欲死的感觉,真是受不了呀。

        「喂,你在干什么呀。」

        「呀……,没什么呀,只是一时……,现在,现在怎样了。」

        「你觉得穿上这乳胶衣后的感觉是怎么了,可习惯吗? 」

        「初时觉得很难穿呢,但穿了后又觉得很舒服呢,真奇怪,这是什么的一回
    事。」

        「这就是乳胶衣的特点了。当你习惯后你可能不舍得脱下来呢。」

        「有没有那么神奇呀,我不信。」

        「不信?你敢不敢穿着这乳胶衣一天不脱下来吗?」

        「不脱下来?那我怎样去厕所呀,怎样吃东西呢。」

        「去厕所可用下阴那条拉链,拉开后就可上厕了,至于吃东西,一天半天不
    吃食物不会死吧。你到底敢不敢试呀。」

        「我……我怕妳吗……试就试啦。」

        「那你现在要不要脱掉面具吃点东西或喝点水呢。」

        「也好,吃点儿东西和喝点水也好。」

        于是我将乳胶衣背后的拉链慢慢的拉下一点儿,将面具从面上脱下,吃了点
    儿东西和喝了点儿水就将面具从新带上。

        「我就这样子光着身子吗?」

        「干吗你这么傻的,你可以在乳胶衣外面加上衣服呀,带上假发,穿上鞋子
    呢,但你喜欢光着身子我也没你办法呀。

        「这……这应该穿什么衣服才好看呢。」

        「你真傻还是假傻呀,穿什么衣服你喜欢就行了,还用问吗。」

        「只是要妳给点意见吧,我又不是女孩子,怎会选呢,不给算了。」

        「噢,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不要生气呀。」

        「干吗,只是开开玩笑吧了,不要太认真呀,哈哈……」

        「你真是……」

        「好了,应该穿什么才好看呢,可以代我挑选吗?」

        「唔,就这几件吧。」

        冰儿替我选的是一个棕色的及肩假发,一件红色的蕾丝胸罩,雪妨白色的长
    袖松身丝质恤衫,一条黑色的超短迷你皮裙,浅黑色透明丝袜,和一双黑色及膝
    皮制弹性长靴。我先将红色蕾丝胸罩穿带上胸前,小心将**放进蕾丝胸罩里面,
    调整一下,然后扣上胸扣,再对着镜子调整一下,直至**完全放进胸罩里面。
    后再穿上黑色透明丝袜,比岗才的塑型丝袜好穿得多呢。跟着穿上黑色超短迷你
    皮裙,伸手到背后将皮裙的拉链拉好,最后穿上白色雪妨长袖松身丝质恤衫,扣
    好钮后,将恤衫下多馀的布打了个蝴蝶结,再套上棕色柔肩假发,调整好后,最
    后穿上黑色及膝的皮制弹性长靴。穿上衣服后对着镜子看自己,又有不同的自法,
    只穿乳胶衣不穿衣服的,是诱惑的,而穿了衣服的自己,是美丽性感的。从镜子
    里看到,这件肉色乳胶衣被衣服包裹着,更能显现乳胶衣的特质,面具在假发的
    衬托下,更能将乳胶面具的优点表露出来,我的咀在乳胶面具下若隐若现,说话
    间的开开合合,更添性感。我对镜看了很久……

        「喂,看够了吗。美丽吗。」

        「美…美极了,只是说话时辛苦了点,面具将我的咀贴得得紧呢。」

        「迟一点儿你就会习惯了,现在你好好的享受这乳胶衣带给你的感受吧。」

        就在这时,门钟突然向起来,叮当…叮当……

        咦,到底是谁按门钟呢,我现在穿成这样子,如何去接门呢,来的人到底又
    是谁呢,在这情况下我如何去应付呢,请看下回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