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春色
  • 最新排行

    这回是在实验室

    发布时间:2020-09-08 00:01:37   


    一打开门,研究室里坐着一位美女。明亮的大眼,柔和的脸部线条,身着素
    缟的套头衫,皮肤白皙竟和衣服一般。她静静地坐在那里,研究室中的学长和同
    海量免费高清独家福利视频,限制免费下载点此打开隐藏内容继续看 学们表面上各忙各的,但仍不时瞟向她身上。

      原来她叫作青蓉,是教授的亲戚,准备要到欧洲去留学了。目前还没有申请
    到学校,距离出国的时间也还有半年,这段期间要在我们研究室中见习,并要教
    授帮她补强一些基本科目。看来这半年大家都会更加认真学业罗!

      很快地,她和研究生们都打成一片了。

      我们资讯研究室清一色男生,多了这一朵「室花」,突然凭添了许多乐趣。

      除了每天在研究室读书、实验、开会以外,也会找她一起去唱歌、打保龄球、
    吃宵夜等等。本来大家平常都是一起埋头苦干,休闲时也只各玩各的,现在都变
    得团结起来。

      在研究生之中,感觉起来她应该是对我比较有好感的,平时就比较关心我。

      其实除了我以外,大家都已经有女朋友了,青蓉的管辖权理当落在我身上才
    对,偏偏他们几个都不知道要礼让一下,大家都是团体行动,加上又有教授在一
    旁看着,害我也没什么机会。不过当时课业很忙,没机会就算了,也没有想太多。

         ***    ***    ***    ***

      她来到我们研究室大约两个月了。这一天是西洋情人节,到了下午,接近傍
    晚时分,他们就一个个有事先告辞,想必是陪老婆去了。晚饭吃完,太阳还没下
    山,整个研究室就空荡荡地只剩我们两人。

      我一面看着书,一面打开音乐来听,青蓉则是在一旁上网。隔壁几间研究室
    也只剩两间亮着灯而已,窗外则远远望去可看到市府广场前舞会的灯光投射在台
    北的夜空中。

      这时,不由得感到有点寂寞,毕竟已经好多年不是一个人过情人节了。

      这时,青蓉忽然问我:「小李,怎么不交个女朋友?」在今晚的气氛下,收
    音机的旋律中,她可能也感到一丝寂寞吧!

      「我交了女朋友的话,今晚就没有人可以在这里陪你了呀!」我伸伸懒腰。

      「说正经的啦!」她笑了:「你条件很好的呀!」

      「说正经的,我现在太忙了,没有时间去找对象,又没有人自己送上门来,
    只好单身了。」我回答,这也是真的答案,「你呢?我们都很怀疑你怎么可能没
    有男朋友,私下还会拿来讨论哩!」

      「真的没有嘛!」她显然不愿说明,把眼光移到旁边去。

      这是个好机会啊!小李,不把握就再也遇不到了。

      「那这样好了,我们今天晚上充当对方的情人,你觉得怎么样?」

      还用说吗?我当然知道要把握。

      「好难听喔!这样讲起来好像一夜情。」她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啦!」当然我心里大有这个意思,只是口头上的话的确不
    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们可以来个约会,去喝喝咖啡、跳跳舞呀!」

      为了维护少女的矜持吧!她还在犹豫。

      「只有今晚喔!过了今晚我们就」恢复原状「了。」我鼓吹道,「玩完后,
    我送你回家。」

      「好吧!不过要等我先写完一封e- mail。」

      如我所料,她会答应的。

         ***    ***    ***    ***

      她是要连络一位经朋友介绍、现在在荷兰留学的学生。由于她英文写作不流
    利,顺便也要求我代笔。我照着她的意思,边打边讨论,打成一封英文信。

      我坐在电脑前,她在一旁用站的。我发现她弯着腰,春光就从低低的领口外
    泄出来,白色的胸罩,罩着她那两座白色的小山丘。她一时没察觉,但由于我看
    得出神,她注意到我的眼光,突然受到惊吓似地用手按住领口、直起身来。

      我赶紧回过神来,把视线调开。

      我们又继续打了几句,我发现她又恢复原来的姿势,而且这次靠我更近,领
    口的角度也更方便我「观赏」了。好妮子,竟然在诱惑我了!

      我大大方方地观赏,她却故意装作不知道。像她这般在我脸侧呵气如兰,两
    颗乳房又是这般呼之欲出,我要是还忍得住的话,未免太没礼貌了!

      「青蓉,你站着太累,坐下来吧!」我一面说,一面拉着她的手,引导她坐
    在我的大腿上。她半推半就地就这么坐了下来,脸上出现了不自然的笑容和一阵
    绯红。

      「来,我们继续把这封信打完。」


                    (下)

      「青蓉,你站着太累,坐下来吧!」我一面说,一面拉着她的手,引导她坐
    在我的大腿上。她半推半就地就这么坐了下来,脸上出现了不自然的笑容和一阵
    绯红。

      「来,我们继续把这封信打完。」

      怀中多了个人,打起字来自然慢了许多;而她也不是个「坐怀」不乱的人,
    讲出来的内容渐渐章法散漫、不知所云起来。我改用一只手打字,另一只手扶在
    她的腰上,后来索性两手都不打字了,等她讲完一段话才伸手去打……

      当然,我空出来的手并没闲着,一直在她身上她所允许的地方摸索。每当摸
    到她身上敏感地带附近时,她就会不客气地打下去,叱道:「不要乱摸!」

      可是感觉起来她并不是真的很生气。我的手只是暂时缩回一下子,又锲而不
    舍地往那附近游移。可能是受了太多的挑逗吧!后来,她伏在桌上,不再读信,
    也不再阻止我了。

      我的手温柔地覆在她的双乳上,慢慢地揉着。被她的屁股所坐着的雄鸡早已
    昂首报晓了,我的动作也渐渐急了起来,她身上的衣物随着我的抚摩一件一件地
    被我剥下。最后,我怀中抱的只剩下一块羊脂美玉-全裸的青蓉。

      「好美!」我源自内心地发出赞叹。她垂着眼微笑着,两手抱在胸前,全身
    上下的肌肤晶莹剔透,有如一块白玉一般。乳房有点小,乳头却是如假包换的粉
    红色。在现实生活中,我第一次见到粉红色的乳头。身上其他部位则是该大的地
    方大,该小的地方小,连阴毛的根数都恰到好处,细密而柔软地覆盖在恰到好处
    的位置。

      我把她抱到我们开会用的大桌子上放着,细细地欣赏。她被我看得很不好意
    思,两手遮着胸部,并且背对着我侧躺着,脸则转向这边来,露出腼腆的笑,不
    敢直视我。

      我爬上桌子,俯身吻她。除了那桃红色的樱桃小嘴,我的唇如雨点般落在她
    身上的每个部位,两手更是贪婪地在她美丽的身躯上游移,在她的乳房上、小腹
    上和阴埠上揉着、捏着、摩擦着,所到之处都是温软粉嫩的触感-她的身上宛如
    涂了一层粉一般,粉嫩粉嫩的,令人销魂。

      我猴急地脱下裤子,丢在地板上。她见到我的雄鸡朝着她前进,马上跳起来
    说道:「不行!」

      我楞住了。我们就这样裸埕对峙了几秒钟,「不行。」她低下头,又说了一
    次,接着才小声地说:「我还是处女。」

      「总要有第一次的呀!」我说。到口的羊脂飞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行,」她还是这么说:「我的第一次要留给我未来的老公。以前的男朋
    友我也都没有答应过他,这是我的坚持。」

      她再度露出腼腆的笑,低下头来道:「但是,我一样可以给你满足的。」

      她俯下身,张开她那樱桃小口,把我的大鸟放入口中。

      「啊……」龟头处传来一阵电击般的快感,我失声叫了出来。她表情认真地
    吸吮着,时而把棒子拿出来,用舌头照顾一下无法纳入她小嘴的根部和睾丸。

      她的舌头灵巧地刺激着我的整支肉棒,头部一上一下地抽送着,时而以手握
    着她的发稍,轻轻拂弄着我的肉棒和睾丸。

      撑不了两三下,我就射得她满头满脸,还有一小部分射在她的口中,自她嘴
    角流出。

      我拿起卫生纸帮她擦拭,她又变回了一个处子,静静地接受我帮她擦拭。

      她娴熟的口技和她清纯秀美的外表实在是太不搭调了,令人难以想像。可能
    是之前的男友调教有方?

      才这么两下子就出来了,当然觉得有点糗,况且刚才都是我在享受,也该回
    报她一下才行。这么一想,下面的雄鸡又开始报晓。

      她看到了,再度把她的小嘴凑近。我抱起她,把她倒转过来,她的小穴就呈
    现在我的眼前。

      桃红色的小肉穴,也因兴奋而略为张开,上头流满了淫水,沾在旁边的阴毛
    上闪闪发亮,真个「樱花带雨」,美极了,美极了。我拨开她的外阴唇,和她的
    小阴唇来个唇对「唇」的接吻。

      这时我的下体传来阵阵趐麻,她也开始动作了。

      刚才才泄过一次,这次当然比较持久。加上我存心要讨回面子,更是不断挑
    逗她的花蕊,她含住肉棒的嘴不时发出「唔……唔……」的声音。

      最后,她终于把肉棒拿出来,不住地娇喘。随着我舌尖的快速活动,她的身
    躯不住扭动,淫水源源不绝地流出,沾得我嘴边都是。她口中的发浪声也愈来愈
    大,最后竟然「呜」一声哭了出来,我想,她应该是达到高潮了。

      我们继续缠绵、温存着……一直到时间已经十点了,不送她回家不行了,才
    不得不起来穿好衣服,依依不舍地看着她那近乎完美的身躯被裹回毛衣和牛仔裤
    里。

      我送她回到位于内湖的家门外,她攀住我的脖子,在我脸上轻轻啄了一下,
    道:「情人节快乐。」

      「嗯,情人节快乐。」我微笑着回答出刚才想好的台词:「还有,谢谢你的
    情人节礼物。」

      她脸红了,转头进门去,把门关上。

      真是个令人难忘的情人节。月毫。

                   【全文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