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恶魔的新娘

    发布时间:2020-11-10 00:00:43   


    射的爽点此打开隐藏内容继续看在领地,他的前妻为了青春美丽而堕落为魔女, 不仅自己和怪物交媾还带上公爵的两个女儿。公爵归来后陷入狂怒,击杀了聚会的恶魔和魔女,并派出骑士团狩猎魔女除以极刑。卡德加在某次搜查一个贵族魔女时,私藏了贵妇的项链,送给女儿作礼物。而这项链中其实被魔法封印了魔女的黑魔法知识传承。在魔力的诱惑下,少女安珀堕落了。安珀一边阅读着魔女之书一边调配着魔药,坩埚里如糖浆般粘稠的药剂散发出诡异的橙红色光芒。十六岁的魔女学徒比对着魔女书上的描述满意得点点头。她的魔女之书并不是真的魔法书,只是将每个满月时月光穿过项链吊坠,呈现出的魔法和魔药知识誊写下来的手札。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安珀收集材料制作了这一锅魔女们常用的塑形药水。她也没想到真的成功了。安珀脱下连衣裙和内衣,镜子里是一个身材干瘦,胸脯干瘪,头发像黄豆芽似的没有发育好的女孩。这副干瘪瘪的平凡样貌是安珀下决心背叛信仰和父亲教诲,冒着被公爵处死的危险堕落成魔女的主要原因。她的母亲在生她的时候难产而死,而后母又对她非常刻薄,发育不良的安珀从来都是个隐形人。安珀当然也想像获得永恒的美貌和青春,吸引男性的目光获得王子和骑士们的追求。关于魔女,恶魔的警告早已被她抛在脑后。小心得用汤勺取出了药膏, 忍受着灼热涂抹在自己的皮肤上。按照魔女之书的记载,通过特殊的魔法草药调制的塑形药水,可以使人体变化,像捏橡皮泥一样,自己塑造成想要的模样。这外形可以持续两个小时,就会恢复原状。但是如果魔女有足够的魔力,就可以一直维持。通常,还没有经过仪式的魔女学徒会用塑形药水整容成自己心仪的模样,然后召唤恶魔与之结下新娘的契约。被恶魔破处使射入子宫的第一发精液会给予魔女学徒强大的魔力和一些恶魔独有的异能。因此魔女们鼓励晚辈初夜不要浪费一点的恶魔精液。哪怕子宫里,肛门里灌满了漏出来,也要趴在地板上把所有精液舔得干干净净吞到肚子里。第一次塑形药水的效果也会被恶魔初夜固化,成为新的面貌而不用再调配药 水。当然,一旦以新的外形献出新娘的初夜,以后再想改变造型,就得用更稀有高级的塑形魔药,并且和其他恶魔交媾才行。所以现在安珀正对着镜子,塑造她身为魔女的新身体。经常被男孩们辱骂豆芽菜,火柴杆的安珀自然选择了性格丰满的身材。她揉搓自己的大腿和臀部,让她们充满肉感和弹性,乳房更是越大越好,受够了搓衣板的蔑视,安珀的身体被塑造成了近E罩的肉弹,要不是坩埚里的魔药都要用完了她还想继续揉搓长大一点。至于面孔,安珀的相貌并不丑陋,只做了些微调,魔女之书也提醒过脸部用的药剂太多的话,脸会像烂泥一样摊开。也是因此魔女们无法太频繁改变样貌, 大量被骑士赶尽杀绝。调整好外形的安珀对着镜子转了一圈,镜中是一个丰乳肥臀,火爆性感的美肉尤物。参照了安珀在城镇酒馆里见到的那些最吸引冒险者的妓女的影子。很俗很直接的性感,但安珀很满意。由于适当调整了身高,增加了大量美肉,原本的衣裙已经不能穿了。安珀取出带着兜帽的风衣披在身上,宽大的披风被丰乳肥臀顶得鼓起,露出她一双丰满肉感的大白腿。安珀提着灯笼爬出地窖,现在是午夜,她早就算好了时间,往晚餐的菜汤里加入了迷药,此时房子里的其他人都已经昏睡死了。安珀走进主卧室,冷冷得看着床上穿丝绸睡衣的美妇人,她洁白的胸脯在月光下一起一付,半圈乳晕露在睡袍外,光洁的大腿搭在被子外面,安珀的父亲卡德加最爱玩弄舔吮的玉足轻轻晃动,引得安珀一阵妒忌。这个妖艳的女人是她的继母尤娜,原本是帝国某个贵族的情妇,后来火焰雄鹿大公扫荡帝国,卡德加也把她抢回来睡了,还生下了一个儿子,给安珀带来无尽的折磨,可以说是安珀最恨的女人,也是她要献给恶魔的祭品。按照魔女之书的记载,魔女初夜的结婚仪式一直是极为危险的,因为恶魔的肉体远远凌驾于人类之上,在初夜时被恶魔脔死的学徒绝不少见,有些甚至会被当成当作食物吃掉。因此事先献上祭品满足恶魔的肉欲是必须的。作为祭品献上的肉畜将惨遭折磨而死。但安珀对这下场仍旧不满意,她已经把仪式和道具 准备完全,等正式成为魔女后,奴役尤娜的灵魂,改造成母猪使魔来奴役。捏住尤娜的下巴,将手里的小瓶魔药灌入她嘴中,使尤娜彻底麻痹,安珀直接拽着尤娜的小腿把她从床上拖下来,像拖着一拖死肉一样,任由尤娜的睡衣掀起露出紫色的丁字情趣内裤,白花花的臀肉在地板上摩擦。「哼,骚猪,只会勾引男人!」安珀看着尤娜的媚样就是火大,赤着的肉足一脚踩在尤娜丰满的双乳上,把乳肉的挤压得变形。她完全不担心惊醒他人,卡德加和她同父异母弟伍德不在家中,都跟着大公打仗去了。这个满月是安珀千载难逢的初夜机会。托着一团美肉的尤娜进入地窖。安珀开始画法阵,摆放素材召唤恶魔。恶魔的召唤是随机的,即使被称为魔女的顶点的三女巫也无法保证召唤到指定的恶魔。当年霜冬城的白女巫就是因为在圆月召唤到一只食人巨魔魔将,结果被干穿了子宫,啃掉了上半身。现在她剩下一个破洞的屁股和两条大白腿,还作为帝国的藏品收藏在皇帝的厕所里。如果真的出现食人魔这种凶恶的怪物,安珀也只能自认倒霉,到时候丢下贱肉尤娜逃跑就是了。不过反过来说太弱小的恶魔也不好,毕竟是恶魔新娘这样的卖身契,低等的劣魔,小魔鬼,根本不提供额外的恶魔异能。魔女们比较青睐的是触手怪系列的恶魔。这一类恶魔一般都不会食人,虽然触手极多黏糊糊很恶心,但每次射精量也是最多的,可以提供巨大的魔力。安珀看着魔法阵泛起光芒,忐忑不安得等待着,接着,她看到虚空中出现一道裂隙,一只赤红色的爪子伸了进来。这手臂上充斥筋肉和角质,五只手指的指甲如尖刀一般锋利,轻易在地上挖出深痕,勉强算是人型的手臂,却有安珀的两个大腿粗。猛烈的硫磺恶臭瞬间弥漫在地下室里。冰凉的地窖内一下如点起了火炉。安珀心里狂跳,她意识到自己召唤来的是什幺了。实际上,她年纪小的时候还亲眼见过一只同类型的恶魔。在火焰雄鹿大公血洗他城堡的那个晚上。那恶魔被驱散时身影化成百丈的火光冲上云端。烧毁了整个城镇,也为曾经的雄鹿大公爵赢得了火焰的前缀。跨过裂隙的,是一头深渊恶魔领主,炎魔。安珀敬畏得抬头,看着一只手和一只头探过裂隙的深渊炎魔。此时炎魔的表皮没有燃烧,但仍然散发腾腾热浪,面对凝视自己的四只金色瞳孔,安珀强忍着恐惧,脱掉斗篷,把自己的肉体毫无保留得展示在恶魔面前,然后念诵新娘契约的咒文,请求献上自己的灵魂和血肉给恶魔领主。「有趣」,炎魔抬头,望向大公城堡的方向,「大魔将竟然陨落在这个位面。」 它的身体飞速缩小,很快变成人型钻出了裂隙。站在安珀面前的,不再是炎魔原型,而是人型化身,一个肌肤深红的赤裸男人,头上戴着黑色的战盔,阳具如同毒龙一般高昂着,几乎刺到安珀的胸口。安珀缓缓蹲下,嗅着恶魔阳具带着硫磺味的炽热腥臭,红着脸把脸蛋贴在恶魔大如人头的紫色卵囊上,发春似得深嗅着恶魔的臭气用脸摩擦蛋袋,媚眼如丝得哈着气,「请主人享用贱婢的贱肉。」 「贱婢,我要奖励你,替我寻到大魔将的遗骸。」炎魔伸出手掌抚摸安珀的脸,而安珀配合得吐出舌头,流着口水舔着紫色的恶魔卵囊,在缔结了新娘契约的瞬间,她已经沦为恶魔的母狗肉畜,最低级的性奴肉便器,只要闻到主人的气味就会不由自主得发情。阴道里的淫水爱液已经泛滥如撒尿一般滴露出来,把阴毛都打湿了。「哼,张嘴,接受我的赏赐。」炎魔揪住安珀的头发,把她拉得抬头后仰, 淡黄色的精液如岩浆一般带着滚滚热气从黑色龟头喷出,一大股落在安珀的面孔上。而安珀伸出手拉开自己的嘴巴,舌头伸得长长的,让腥臭的恶魔精浆灌到自己的口腔和食道里。恶魔射了一分钟才结束,安珀整个人已经被精液覆盖,浑身沐浴在精液里的安珀鼓着嘴,拼命吞咽浓稠的精液,同时用手擦掉脸上和乳沟里流淌下去的精液, 再送到嘴里吮吸。连地板上落下的也如母狗般舔光,然后扑向恶魔的肉棒,疯狂舔舐着,用舌尖把恶魔的包皮垢都刮出来拒绝。双手捧着黑色的龟头吸入自己口中舔舐。「呵,母狗懂得很多啊。」恶魔抱着双臂看安珀清理自己的阳具,把腰一挺, 阳具一下突破安珀的喉管插入了她的食道中,直接 被恶魔肛门的恶臭和阴道舌头的突入刺激,安珀翻着白眼舔着恶魔的肛门, 同时两手使劲挤压恶魔的肉棒,双腿夹着龟头反复摩擦,温软汗渍的美肉完全包裹着恶魔的阴囊和肉棒。用舌头舔了安珀的阴道一圈确认她还是处女的恶魔也忍不住了。嘶吼一声把安珀按在地上,扭转身子,阳具正面从安珀的阴道内插了进去。穿透处女膜和宫颈,直接顶翻子宫壁捅到胃袋,然后腰身一送,疯狂泄精。「呕啊啊啊!!」被这一下捅得几近昏厥的安珀食道里的精液都呕出来。全身抽搐着,被一浪接过一浪的精液填满。处女的鲜血,爱液,汗液和精液混合着从恶魔和安珀的结合处溢出,如喷泉一般在地板上积起一个水洼。恶魔射精一分钟才从安珀身上爬起来,此时安珀已经如孕妇一般被射满整个肚皮,阴道口被恶魔的巨大肉棒撑开,大股大股的精液混合着血水涌出来。恶魔抓住安珀正在抽搐的脚掌把她下半身提起来,单腿一跨踩住安珀的奶子, 阳具侧着插入安珀的肛门再次抽插射精。此时安珀就如同恶魔的精液便器,整个人如水球一样被精液充满。终于支持不住的安珀彻底陷入昏厥。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